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蓉白】一介书生

公主嫁到背景
狄仁白x蓉宫女

————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
台上唱戏的姑娘眼里都有泪花婉转,伴随着悠扬的曲调,狄仁白又是一杯清酒就要灌下,身边的朋友赶紧拦下。
“白兄,再喝你就要醉了。”
“哎,酒向来不是醉人的东西。”
朋友没拦住,到底还是喝了,他身上酒味浓郁,竹叶青的味道他最是喜欢了。
朋友们见反正也拦他不住,索性也不再理他了,三言两语的讨论起这才子佳人的戏文。
“这并无一丝功名在身,却偏偏要折腾自己,看上个大家闺秀,深阁佳人,也是熬人的事儿。”
“可不是嘛,若是耐住性子,寒窗几年,求个功名,倒还有与佳人成得佳话的可能,只是这功名富贵到手,何其之难啊。”
从来戏文上都是这么写的。
「公子有心,妾身有意,君做磐石,妾若蒲苇,再得一二功名,则此生也算圆满。」
“那若是身无功名,却醉于当朝公主,又当如何?”
狄仁白突然把酒杯撂在桌上,插进了对话,说着不着边际,但深情也不似喝醉。
“痴心妄想。白兄,你是真要醉了,要不先行回家去吧,不然嫂夫人也要着急了。”
“无趣!次次拿我夫人压我!”
晃悠晃悠酒壶,看天色确实不早了,狄仁白从桌上抄起自己被酒打湿了的折扇,拒绝了朋友的好意相送,晃晃悠悠不修边幅的回家。
家里自己的房间已经掌了灯,一把推门进去,太莽撞的动作吓到了正在铺床的妇人,妇人已经摘取了白天带着的珠钗步摇,看样子已是准备休息了,虽是被吓到了,但还是迎上来替他脱了外衫。
“你又喝多了。”
妇人一闻浓厚的酒味就皱起了眉,将拿在手里的外衫抖了抖便丢在了木架上,转回身来给夫君倒茶。茶杯刚刚拿起,整个人就被圈在了怀里。
“娘子,得了你,我连当朝公主都想不要了。”
“呸!得了便宜还卖乖,本宫不就是当朝公主。”
“是,那敢问公主殿下为何垂青草民啊?”
“说了多少次了,因为你傻!快去洗澡,这一身的酒味!”
“是,遵命。”
——
狄仁白其实是好饮酒的,当初他喝的浑浑噩噩的跑到了蓉公主的面前,借着酒劲或者说是借酒撒疯,把心里那点话,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我可是天煞孤星之命,你…”
“你克死我吧!”
蓉还记得那个时候他把写着第一神探的扇子一扔,打定了主意就要杜丹花下死。
这样子,还是有几分讨得蓉的欢心的,只是第二天蓉都已经收拾好了细软准备与他走的时候,这人居然断片了。
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事儿的狄仁白拿着扇子的手都一直在发抖,激动的语无伦次,觉得自己居然美梦成真,身无功名,一介书生,居然白捡了个公主媳妇儿回家。
够吹一辈子了。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