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蓉白】在乎

白患者x蓉护士,深夜发刀预警!!!

白患者人设不变,蓉护士除了没有嫁给甄之外人设不变。

——
白曾经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这世上大概不会有谁比他更可怜了。
若不是追寻真相这件事还支撑着他一点一点走在时间的路上,他觉得自己大概早就在某一个十字路口闯了红灯然后被车轮碾压而过了。
白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是用什么样的心态踏进这家整容医院的,他怀着慢慢的仇恨只还记得整个天都是灰蒙蒙的。
“你好,欢迎光临!”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百灵鸟,那一刻白觉得他自己明白了,台前带着护士帽的女人冲他一笑,满眼的生机和活力,像是有可能给他这滩淤泥沼泽注入新的水源一样。
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只不过百灵鸟太美好,乌鸦无法接近。
白以鬼混为名悠悠闲闲的在医院住了下来,他不自觉的对这个护士特别的关心,他跟在她的身后动手去做一些女孩子不好做的工作,比如修个水管或者搬个箱子,最开始的时候蓉护士还会红着脸谢谢他,发展到后来已经是毫不客气的坐在屋里翘着二郎腿喊:‘白,帮我把门口的箱子搬进来!’,听到呼声的白正在跟何患者打着羽毛球,毫不犹豫的就扔下了球拍去做苦力,被搅了场子的何患者气鼓鼓向着蓉护士喊‘我们是病人哎!’,蓉护士没回答,倒是一边摊煎饼的撒搭茬‘别喊了,你看不出来受害人很乐意被剥削的样子啊?’,这个时候何患者喜欢做一个夸张的面部表情表示自己非常懂。有的时候医院里的大家还会皮一下,颐指气使的对着白‘蓉护士让你去给我煮个泡面!’,往往白赖得理他们,只翻个白眼,一句话都欠奉,但是也只有这个时候,大家才觉得,白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只有和蓉护士呆在一起的时候,才觉得他有了点活人的气息。
是个人就会遵从自己的内心,白也不例外,他不骗自己,他跟蓉护士呆在一起,他会很开心,即使说不上几句话,但是帮忙做些什么也是好的。但白又在每天晚上想起了自己死于火海的妻子时心如刀割,他觉得这样有些不知廉耻,应该算是出轨。
也可能是他这个人太纠结了。
“别怪老哥多嘴,你妻子…已经走了。人是活以后,不是活以前,得往前看,可以想想再安排安排自己了。”
把煎饼果子塞在白的手里,撒说了这么一句话,还瞟了不远处正忙的蓉护士一眼,意味深长。
说不动心,是假的。
乌鸦不能配上百灵鸟,也没这个规矩。
可是也许真的是上天不给机会,白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了那个姓甄的留下的蛛丝马迹,全家人的性命,这仇不共戴天。
白是决定要杀了甄的,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他看了蓉护士一会,然后开始着手准备,他不在乎什么罪名不罪名,他拿了一把匕首,只想把甄千刀万剐。
他觉得如果下辈子再碰见蓉护士,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她,这辈子就没办法了,只能谢谢她以一束光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界吧。
可是白千算万算没算到他晚了一步,当他看到甄的尸体,当蓉护士被关在了铁笼子里,当蓉失控的喊‘那个姓甄的不该死吗?!’,白才知道疏忽了什么。
他只以为只有自己才有血海深仇,他以为其他人都过得很快乐,他以为百灵鸟每天都无忧无虑,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刻也没有出来过,一切都是他臆想的。如果他愿意多留心一点,他该发现蓉护士曾经有一个六岁的孩子被甄害死,他该发现蓉护士过的并不快乐,他该发现蓉护士和他…其实是一类人。
他们都是乌鸦。
只不过一只乌鸦保护不了另一只乌鸦。
“他确实罪大恶极,可你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啊!”
这是撒还在苦口婆心的劝铁笼里的蓉护士。
“那我还能用什么方式!就算是一命换一命,我也赚了!反正也没有人在乎我。”
“我在乎…”
他的衣兜里藏着匕首,她的护士服上还沾着迷药,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他们的在乎一文不值。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