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白蓉】确实有病

蓉护士和白患者。
均单身。

————
蓉护士所在的整容医院其实开的好好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作为一个非常专业的接待护士,只有一次她想骂人。
“这位先生你好,请问您…您是在砸场子的吗?”
那一次蓉护士一抬头,她懵了。
长的多么的难看的她见过,稍微有一点瑕疵的她也见过,这位360°没死角的人来整容医院是干嘛?气人吗?
那个男人整个的气场很衰的样子,犹犹豫豫几次抬头说不出个所以然,又不明确说自己视颜值如粪土想整的难看一点,蓉护士都要忍不住喊下一位的时候,这个人终于开口了。
“我…我治过敏。”
“出门运转天堂岛第三医院皮肤科,谢谢。”
每次想要喊下一位的时候,这位大哥就又开始开口了,生怕自己给他撵出去似的。
“那…那换皮。”
“换皮?!我…这位先生你知道换皮是什么概念吗?您不要捣乱好吗?下一位!”
下一位并没有能够赶走这个奇怪的人,他只是让开一边坐在了长椅上,一直默默的坐到了医院正常的营业时间过去,蓉护士开始了值班时间。
真倔啊,这样不是办法,蓉护士还是决定过去解决这个问题。

“这位先生。”
听到被叫才抬头,蓉真的佩服这位的脊椎。
“我真的不是来捣乱的。”
“反正你就是想住院?”
“对。”
什么毛病???
蓉护士翻了个白眼,来送钱的都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能再往外退了。
“请您跟我来登记吧。”
于是这个人就有一种灰溜溜的感觉的跟着自己回到前台,报上基本信息。
蓉护士好好的记上,然后给这个人开了住院的单子,然后直接就叫他为白,因为好记,更何况这个人真的很白。
蓉护士第一夜值班,第二夜值班,但她总有不值班的时候,然后在她不值班的时候,这位白患者发现来照顾自己的不是蓉护士的时候,他就气场更加丧了。

所以下一次蓉护士晚上下班的就有人拦在了门口。
“你…你要走啊?”
“当然啊,我要下班的啊。”
莫名其妙,护士就要24个小时为患者服务吗?还有没有人权了!
“那我怎么办?”
“回病房睡觉啊。”
这可真是莫名其妙了。
蓉护士拿起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结果一只白白净净的手又把她看下来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蓉护士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你…不会是想追我吧?”
包括过敏住院这种鬼借口。
白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就这样追人的吗?”
“我是想先接近你,然后…”
“然后你就换皮啦?”
很显然,眼前的姑娘对他这种追人的方式觉得讨厌,但是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也不明白怎么样接着往下说了,他这个人一直不太会也不太能博得别人的好感,可以说是挺失败的。
丧到极点容易感染别人,蓉护士实在是有点不太忍心,只能上去拍了拍他的肩。
“白啊,泡妞不是这样的。”
“那怎么样?”
“你应该先出院,别占我们医院的医疗资源了。”
完了,这是彻底被拒绝了,白觉得自己这一次已经是个完全的失败了。
“然后我们家对面的屋子正好在招租。”
蓉护士已经甩着自己的小包包走在前面了才甩出这样一句话,白是半天才反应过来了。

“护士!我要出院!”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