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白蓉】后来的我们

大概是恐怖童谣一年之后吧。

————
当初在暴风雪的城堡,几个人决定分道扬镳。
何接收了公爵的身份和财产,与撒与薛组建了孤儿院,收养了一群孩子。
魏带着鬼离开了这里去了大都市,临走前看到自己那件曾经被白偷了的黑色衣服又被捂在了鸡窝上,当场仰天长啸:姓白的我跟你没完。
屋里的人被逗得哈哈大笑,这时蓉大小姐正在读着家里来的信,她继承了老公爵的财产,成为了女公爵,没有破产,反而还富裕了。
只有白邮差是最先离开的,他是在夜里偷偷的离开的,还是翻窗离开的,一直在飘的雪花把他的形迹都盖上了。
蓉大小姐站在窗口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还带着伤的他怎么离开的。
不过既然他离开了,就肯定有照顾好自己的本事。蓉大小姐对这件事还是放心的,白的生存能力,不得不服。
蓉大小姐撇撇嘴,看着自家的马车来接她,临走前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唱起了那首吓人的童谣。
屋里的人假装吓得抱头鼠窜来配合她,这种活跃气氛的行为。
撒侦探装累了,瘫在沙发上,说他们小两口是真的皮。
不是皮不皮的问题,是小两口这个词不合适,但是蓉大小姐有转念一想,不管如何,他们之间是有生效的婚约的,只不过如果之后再无缘得见的话,自己只当那一刀真的捅死了他罢了。

他们之间第一次失散还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杀死了院长逃出了孤儿院,是白先离开的,他留下一张字迹极其难看的纸条,说没有他,自己可以找一户很好的人家过活,有了他在旁边,就不会有人领养自己了。
因为他是个骗子。
不错,对自身定位非常准。
只是蓉当时看着这个纸条,意识到天地之间突然就剩下了自己一个,爱哭的小姐姐眼泪吧嗒吧嗒的落在字条上,可怜的小模样被路过的老公爵看到,从此成了尊贵的蓉大小姐。
但是不管什么时候想起这件事,蓉大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认为,这是抛弃。

这一次大概不能说是抛弃了,只不过如果白没有提前离开,蓉大小姐是想跟他好好谈谈的。
谈话内容可能会非常的老套,无非就是我只当你死过一次了,我不再恨你了,如果你有能力照顾我的话,我会跟你走的。
结果白跑了,以一种八百里加急的姿态跑了。
蓉大小姐都被气笑了,笑的其他人怕她哭出来。
良好的教养让她把其他难听的话憋了回去,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表示。
我的男人有点怂…
不!
是!特!别!怂!

老公爵留下了巨额的资产,蓉大小姐深居简出一年多把资产打理的井井有条,尊贵美丽的女公爵无疑还是所有人的焦点,只不过她的追求者吃了闭门羹,女公爵的庄园声称女公爵已经订婚,婚约是生效的,然后在有人问那您的未婚夫在哪里的时候,蓉大小姐恨不得翻个白眼直接回答:鬼知道!
但是她还不能这样说,她只能含着矜持高贵的微笑对别人解释。对方虽然不是贵族,但却很有才能,现在在海外经营生意。
等应付走了旁人,蓉大小姐喜欢砸点什么来发泄发泄,感觉自己在给那个王八蛋守活寡。

已经深居简出一年多之后,蓉大小姐收到了来自何公爵的邀请函,是一个舞会。
蓉大小姐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她没拒绝,只是曾经参加这种舞会是为了搭上一个有钱的男人,现在她是真正的矜贵的女公爵,不一样了。
对了,她还要为未婚夫更加矜持,把所有心怀不轨的男人婉拒在外。
蓉大小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会,觉得自己这是图的是个啥呢???

尊贵的女公爵是被别人殷切的簇拥进了舞会的,她参加过的舞会太多,只觉得没有心意。
只不过她为了舞会中居然还会出现另一个焦点而感到惊奇。
那个人此刻背对着她。
蓉大小姐的第一反应是:我刀呢?
女伴殷勤的介绍着那个生意场上的青年才俊让蓉大小姐哭笑不得。他身边那些明显要么是对他那张小脸要么是对他名下的财产图谋不轨的贵妇们也让蓉大小姐非常不爽,于是她坐在靠近他旁边的桌旁,用自己都觉得矫揉造作的声音叫他。
“白~”
白还是僵硬了一下才回身的,他骨节分明的手端着高脚杯,用生存考验出来的默契让他没有再次踩这位姑奶奶的雷区。他坐在她身边,老老实实,一副姿态非常端正的样子。
“白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早告诉我呢?”
“昨天回来的,想给你个惊喜。”
长长的桌布遮掩下,蓉大小姐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你给的惊喜就是跟一群贵妇在这儿聊天?!
蓉大小姐虽然内心不爽极了,但是排面还是要撑起来的,脸上还是在笑颜如花的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夫。

女公爵的未婚夫浮出水面了,那个人年轻人是个白手起家的成功商人,可以说郎才女貌就是他们俩本人了,但是那仅仅是在表面。
一把自家未婚夫带回自己的庄园,离开了公共场合,就像是两匹狼撕掉了身上披着的羊皮。
鉴于这个人多次想走就走的恶劣行径,女公爵认真的思考着要不要定制铁笼子直接关起来。
不行,他会开锁。
白知道,蓉大小姐每次一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就没好事,这是长期斗争中总结出的生存经验。当时从古堡离开,他心里也没有底也不是特别的纠结,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他想的是如果成功了就回来,如果失败了就不回来,直到他无意中知道了尊贵的女公爵一直在等她的未婚夫。这点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但是现在知道了,他就没有退路了,只能是成功,然后回来,不计代价。
蓉大小姐一直不说话,她的旁边就摆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看得人心都慌,于是白赶紧拿出来自己准备已久的礼物,一颗镶满了钻石的戒指。
结果被蓉大小姐骂他没有新意。
刁蛮的大小姐表示自己现在有的是钱,才不要他的钱。
完了,场面尴尬。
“那…那你现在又想要什么了?”
“我要你死的很难看!老实交代,你都跑哪去了,有没有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好!说!”
蓉大小姐本性爆发直接把人扑倒。
本想来送水果的仆人刚打开一个门缝就看到女主人和未来的男主人在沙发上扭成一团,看起来还非常激烈,赶紧把门关上,不敢打扰了主人的好事。

可不是非常激烈么,白的脸被挠破了三道呢…



评论(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