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白蓉】脑洞(上)

当白邮差和白保险灵魂互换。
假如白邮差在恐怖童谣上期没有死。
灵魂互换继承对方记忆。
很扯的那种脑洞
————
(魂穿白邮差的白保险视角)

古堡
“这就叫,祸害遗千年。”
蓉大小姐两只手拿着一根铅笔,死活要做出凶恶的样子把笔掰断示威,但是很可惜,没成功。于是她看了看被示威的人,那个人看着这一幕,一副不解其意的样子。
装什么装。
蓉大小姐把笔啪的一声往桌子上一拍,对着侦探不耐烦。
“有话快问!”
“嘿!你行凶未遂你还有理了?”
撒侦探炸毛了。
“怎么着,你问他有意见吗?!”
一边说一边大小姐脾气发作,狠狠的给了坐在旁边那个大难不死没有后福的人一个肘击。
那个人倒抽了一口气,然后声音飘飘忽忽的说没有。
还是那句话,装什么装。
于是蓉回过身来准备发作,但是一回身却看到白捂着自己的肋骨处尴尬的跟她扬了扬嘴角。
“你…不舒服吗?”
侦探绝望了,在旁边提醒。
“他挨了你一刀,他舒服的了吗?”
“他捂的又不是胸口啦!”
侦探拿出了小本本。
“原来你还有其他的行凶行为?说来听听。”
“我!没!有!”
蓉大小姐回头一看,这个人还是那个表情。
更来气了。
“不答了,你跟我回屋!”
说完站起来扯了扯白的衣领,示意白乖乖跟自己回去。
白因为身体的不适走的挺慢,直到他跟上然后进了房间,蓉才把房门一甩。
“你谁啊?!”
虽然眼前的人穿着白的衣服,长的白的脸,被发现的时候身上插着自己捅进白的胸口的刀,但是这个人绝对不是白。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我确实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那主人呢?”
“我不知道。”
“我不要你!”

白保险觉得自己其实是个无辜的角色,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拷了起来,被插了一刀,又被救了起来,然后又被这个跟自己的蓉瑜伽长的一模一样的蓉大小姐给嫌弃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其实是个骗子,什么都骗,甚至骗到这个姑娘情之所至跟他为爱鼓掌。
越窥测这个身体的记忆,白保险就觉得这个人越禽兽。
他骗过她,护过她,爱过她,害过她。
他乔装打扮骗她入手,他改换身份骗人家财,最后伎俩被识破,往事被重提,又懦弱的选择直接受死,把皮球一踢,他自己眼睛一闭万事大吉。
这到底是勇敢还是懦弱呢,看着银光闪闪的刀具没入自己的身体,咬着牙愣是一声都没有吭,只怕惊动了一门之隔的那些人。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却又想到的是解脱,明晃晃的昭示着承担不起她恨意的懦弱。
但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一定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孩,会直白任性的说她不要别人,只要他。
如果这具身体的主人知道能有这一刻,他一定舍不得那么干脆的看着刀往自己的胸口插。

蓉大小姐还在换她的首饰,她把自己的耳坠摘下来放在盒子里,那是白色的小亭子。
白保险有些震惊,因为在他所得到的白骗子的记忆里,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所有人都直接叫他骗子。
但是这耳坠总不能是巧合吧。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知道啊,我在孤儿院的时候就知道了,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好像…他自己都快忘了。”
“你少替他打感情牌!既然没死成就让他滚回来自己说。你评评理,谁拿桌布求婚!还站的直挺挺的跪都不会!大冷的天他还要先进屋!我跟他说害怕,他让我怕着吧!好不容易开窍了送我花,还拿反了!我送他个怀表当定情信物结果被当成物证搜出来了,说明他根本就不贴身带着!就这表现他还有脸吃醋呢!”
蓉大小姐直接把耳坠拍在桌子上,气鼓鼓的红了眼圈。用白色的手套焦急去抹,却花了整张脸的妆。

“我能帮他说句对不起吗?”

“你让他回来自己说!我不要你!”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