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蓉白】天使

看到恐怖童谣,觉得这对好萌啊。
私设如山
生存技能一流钢铁直男骗子白邮差x略斯德哥尔摩蓉大小姐
————
蓉还记得她很小的时候,被孤儿院的院长放出去被迫乞讨,她害怕,于是只会蹲在马路边上呜呜的哭,身前放着一只老套的破碗,倒是这幅样子还真的能够引起别人的同情,所以一天下来比起别人能够赚个‘衣钵满盆’,于是她一路小跑的想去院长的身边邀功,希望能够晚饭多吃几口。
可惜红着一双兔子一样的眼睛的蓉半路就被人拦了下来,她怯生生的看着并不算是强壮的男孩子,孤儿院的小骗子白叉着腰拦住她审视着她装满了零钱的破碗,她下意识的想把自己的碗护住,可是对方丝毫不管这些,一伸手就从碗里抓了一把零钱转身就走,只给她留下了院长要求数量的钱,蓉不敢去追,只敢哭。
哭到了一个英雄来到她的身边,虽然三餐不饱,但是身体是所有孩子中最强壮的猎人小哥哥薛就像是骑士一样,小哥哥狠狠的教训了小骗子,虽然骗子跑得快,但也还是吃了亏,只是可惜被抢走的钱没能讨回来。这个小骗子好像并不害怕蓉的猎人小哥哥薛,还是会在蓉赚的多的时候出现趁火打劫。
女孩子一旦有了骑士,就会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蓉和猎人小哥哥一起出门乞讨,和小哥哥一起玩耍,小哥哥还偷偷的送给了蓉一本关于天使的书,所以蓉觉得猎人小哥哥就是天使。
院长有一个儿子,一个不知世事,娇生惯养的儿子,大家还要轮流陪他玩耍,于是总有猎人小哥哥轮到陪他的时候,这个时候蓉就只能自己灰溜溜的出门乞讨。赶上天降大雨,路上根本就没有行人,蓉躲在桥洞下面,碗中空空如也,直到到了回孤儿院的时间依旧是颗粒无收,淋了雨还要饿肚子可能还有一顿毒打,越想越委屈,当初的小哭包就是一路哭着回去的,她不敢直接去找院长,将可恨的破碗放在门边,然后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等她再回来拿破碗的时候,就发现就像是有人变魔术似的,她的碗里放着院长要求的基本数量的钱。
蓉是很聪明的,她很快就知道这个魔术是那个白给她变的但是她并不感谢白,因为这些钱本来就是白从她这里抢的,白也许只是良心发现。比起那个已经说不上可恨但是也绝对不喜欢的白,蓉觉得自己还是更加喜欢自己的小骑士薛。

蓉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事会害了骑士哥哥薛。
院长的儿子丢失了,是白把他带出了孤儿院,然后再也没有带回来,院长被失去儿子这件事刺激的发疯,他将小伙伴们一个一个的杀掉,骑士哥哥一手抱着还小的弟弟一手拉着蓉却没有跑向大门的方向,而是冲着院长的办公室奔了过去,蓉相信自己的骑士哥哥薛,但是她在半路碰到了白的时候,她伸出了手一把拽住了白的破上衣,白被突然拉的一个力道差点摔倒,但是还是从善如流的跟来了。
后来的蓉觉得她自己会永远后悔这个决定,白在看到了薛打开了地窖的那一刻就什么都明白了,他竟然趁着薛开地窖门的时候将薛四岁的弟弟狠狠的一把推了出去,四岁的小孩子推到,还在地上滚了两圈,哭声引起来薛的注意,他手忙脚乱的去查看弟弟的情况。可是哭声也同样引来了发了疯的院长。蓉还记得白一把就把自己推进了地窖,然后他也跟了进来,把地窖的门死死的合上,不管怎么求他,他都不为所动。直到没一会儿就听见了院长怒骂的声音,听见了钝器击打的声音,蓉哭不出来,因为她被白紧紧的捂着口鼻,几近窒息。
蓉只记得恐怖的声音,漆黑的环境和白的心跳。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没了声音,还是白先打开地窖的门,先慢慢的爬了出去,蓉看见他看向了床,同时也听见了院长睡觉的呼吸声,蓉害怕极了,准备跟在白后面趁着院长睡着了赶快离开,可是刚刚爬出地窖就看到了院长办公室外倒在血泊中的骑士哥哥。
骑士哥哥死了,天使离开了她。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或者是从能够记事时就积压出来的,蓉不顾白都已经溜到了门口,她抄起架子上的水果刀,狠狠的捅进了院长的身体。
听到了院长挣扎的声音,听到了利刃捅进了身体的声音,白看上去在那一瞬间吓懵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蓉睁着大大的眼睛,没有哭,整个人被刺激得已经彻底静止了。
后来的白其实有为他当时的这个决定后悔过,他当时看到院长的腰间有一把精美的匕首,于是他没有跑,而是拿了起来,然后在几乎相同的位置,补了一刀。
于是蓉被他这个行为吓醒了,她震惊的看着他。“咱俩,是一条线上的。”
我知道你杀了人,你也知道我杀了人。
多完美。

可是蓉从来不这样觉得。
白是害死薛的坏人,这一点,蓉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忘记,也不会释怀。
即使她和白作为幸存者和凶手离开了孤儿院,然后相依为命。或者说杀人的把柄让白牢牢的把蓉攥在了手心里,让她脱身不得。
白说,如果蓉敢跑,下辈子就会在不见天日的牢笼中度过。
白不仅是个疯子,他还是个优秀的骗子,他什么都会,坑蒙拐骗无所不精,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好看,他会利用自己优势,所以他们过得并不是优质,但总比孤儿院的时候好得多。
长大的并不只是白一个,蓉也长大了,她开始明白自己的美貌是自己的武器,也越来越明白了白从来都不说的事情。
白是喜欢自己的,从小到大。
小的时候他会不声不响的当自己的移动储存罐,长大了之后,如果蓉有什么小玩意儿让在街上多看了一眼,那么这个东西在晚上就会出现在蓉的某一个衣服的衣兜里。
可是白是个罪人,蓉从来没有忘记过。
蓉还留着薛送给她的关于天使的书,她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记自己的骑士是如何离开人间的。
但是蓉也承认,白还是使人安心的,他聪明,所以他们不管做了什么勾当,总是能成功的脱身的。但是白聪明,所以蓉就没有发现过能够报仇的时机。
白对所有人都处处防范,这是他的习惯。

是一张报纸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城里最有钱的老公爵死掉了,报纸上的甄公爵痛不欲生,他捂着嘴的手上露出了一枚家族戒指,而蓉清楚的知道,白有一枚一模一样的。
于是蓉以白的名字写信到公爵庄园去询问,竟然真的掏出了老管家的话,于是蓉拿着老管家的信去质问白,也许白是个贵族,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那个时候白正准备着另一起骗局,他放下手里拟好的骗局计划,对蓉的问题回答的奇怪。
“我可以试试。”
那个时候的蓉一心从戒指上看到了他们以后的好日子,却忽略了计划中的‘他们’二字。

计划一步一步的清晰,白是老公爵侄子,只要甄公爵一死,那么,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里,所有的财产便都是白的。
于是他们制定了计划,打算下手杀掉甄公爵。
蓉假作大家小姐穿着白色的裙子,她焦急的等着白去杀掉甄公爵的消息,直到白从二楼的阳台跳下来并且点了点头。
蓉不知道白是怎么样杀掉对方的,所以当她打开案发现场的时候她才回那么慌张,六神无主一下子就扑在了邮差打扮的白怀里,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死去的甄公爵身上的时候她才能小声的跟白说话。
“白,我害怕…”
白拍了拍蓉的背,蓉听着白的心跳,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多年前的地窖里。
竟然每一刻都能让她想起那件事。
白根本就是害死骑士哥哥的坏人。

美貌是非常厉害的武器,在庄园偶然碰到的律师对自己起意是蓉意料之中的,但是在律师想要送给自己礼物,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钻石戒指的时候,白从衣兜里探出一朵玫瑰献了过来就令蓉非常吃惊了。
他反反复复的问着‘我以为你爱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让蓉无比心虚,她的直觉告诉她,白好像是知道了什么。直到那晚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自己的枕头下面拿出那本保留到现在的薛送给自己的书的时候。那本书的内容被一页一页的扯下来,撕了个支离破碎。
蓉吓坏了,她知道她很快就会有麻烦了。她得罪了白,不会有好下场的。

也许是那个看起来不靠谱的侦探其实真的是靠谱的,也许是白自己露出了马脚,当第二天蓉听到动静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她看到白已经被关在铁笼子里面了,侦探用枪警惕的指着他,他则是斜斜的靠在笼子里。
问了一圈,蓉才明白,白的身份是假的,他的戒指是骗来的,他根本就不是老公爵的侄子。
蓉大声的质问着你居然骗我。用这样的质问撇清关系。
蓉觉得如果自己知道白的身份是假的,她不会跟着白来到这个庄园,没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又设计了一个其他的骗局并且成功了,那么他们两个还在好好的过日子。
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所以白栽了。
蓉说不清自己是焦急还是难过,说不清自己是害怕还是开心,她觉得自己当时只害怕白会突然把自己也说出来。
只不过白被关在笼子里,他什么都没说。
外面的风雪还在继续,大家还要继续呆在庄园,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大家一致决定将白绑在他自己的床上。白被从笼子里拉了出来。他没什么动作,非常配合,只是好不容易才开了一次莫名其妙的口。
“我不会反抗的。”
白确实没有反抗,顺从的被绑了起来,还被堵上了嘴,于是大家安心的回去休息了。

可是蓉怎么休息的了。
她保留薛的书被白发现了,她已经得罪了白,白随时可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把她说出来。
白的手里有她当年杀院长的把柄。
最重要的是。
白是害死薛的罪人。
白现在失去了行动能力。
于是蓉看向了自己房间放着的水果刀。
她悄悄的离开了房间,来到了白的房间。
白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闭着眼睛。
蓉觉得他应该是睡着了。
蓉突然想起了孤儿院的院长。
她能报仇了。
她终于能报仇了。
于是她狠狠的一刀插了下去。
一如当年。

处理了带血的刀,蓉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它终于给薛报仇了,可是她忍不住的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冷,她甚至掏出了自己的大衣穿了起来。于是感觉暖和了不少。
她将自己冰凉的手伸进衣兜,在衣兜里却摸到了一个东西,是一枚戒指。
那枚律师想要送给她,她也非常想要的戒指。
她喜欢这枚戒指。
于是白把它弄到手了。
只要是蓉喜欢的,白总是有办法弄到手。
不管是什么。

包括报仇…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