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杰医】温存

私设如山
————

杰克毫不留情的哼着小调将正在治疗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就地拍晕,再转身将被打晕的人放在身后的狂欢之椅上。
这个过程已经太过熟练了,熟练的…分毫不差。
因为分毫不差,所以那个幸运的好医生依旧那么幸运的能逃开。

是在跟我较劲吗?
好医生已经逃出去有几次了,每次都灰头土脸,作为上等人所以并不适应剧烈的运动,更别提翻墙之类的,浅蓝色的护士服上面粘满了草叶子,最狼狈的时候脸上都被划出来一道口子。
但是过一段时间,似乎是调整好了身体和心态,好医生便又出现了。
何必呢?
杰克听着身边狂欢之椅快速的转动,可怜的求生者被送回庄园。有些渗人的惨叫声没有引起他的什么注意,倒是一心想着自己的心思。

发现求生者的信号传到耳边,杰克低头一看,好医生手里握着万能小针筒看着他。
杰克反应过来了。
灭了三个,就差你了。
于是杰克俯下身子想要把人抱起来,可是好医生却躲开了。
杰克直起身皱了皱眉,他觉得两个人应该有默契,好医生向来路痴,所以抱她去地窖的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看着躲开却并不逃命的医生,感觉很奇怪。

“你受伤了。”

杰克看了看自己,玫瑰色的礼服能够很好的掩饰血的颜色,今天的求生者有一位是远道而来的空军,虽然只携带了一发子弹,但打的还是挺准的。

“想用你的小针管来帮我吗?”

带着刀刃的右手指尖戏谑的碰了碰医生手里的针管。
当然,求生者的针管对他并不起什么作用。
可是他对好医生的炙热的目光似乎没有办法免疫,于是他想快点结束这一场了。
他把医生抱了起来,不顾医生罕见的挣扎。
“你离开这里吧!我们求生者已经可以反击了!”
医生怕是铁了心要好好的说道说道,她义正言辞的陈述着杰克完全知道的所谓监管者职业的危险性,站在地窖口就是不肯跳下去。
医生不走,这局就不会结束,杰克一个头两个大。
最后只能选择,你不走,我走!
可是他的好医生又追了上来,求生者绕着破败的教堂追着监管者。

“今天我见到了那位空军小姐,来的路上我还遇到一位前锋,他可以…”
“我知道。”
“那你跟我一起走吧!”
事实上监管者看起来无所不能,实际上每一块落下的木板砸在身上就真的不会受伤么,不过是不那么明显罢了。
至于走…
杰克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座庄园,离开了庄园又能去哪里。他也想象过外面的世界,这位可爱的医生小姐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养好身体,调整状态,然后又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冲回到这个世界中的一个角落。
可是离开这种事,杰克没有想过。
因为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他的医生小姐呢,满心满肺的真善美,满眼期望的让他点头,然后手牵着手去堪比天堂的外界。
医生小姐又怎么会明白,对于忘记了自己的人来说,庄园才是归宿。

杰克觉得医生小姐看自己思考了一会,眼里的期待好像更加炙热了,他俯身抱起这个天真的好人儿,她没有挣扎,等再把她放在地窖边。
“我以为你要答应我了!”
医生小姐一看地窖,瞬间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我当然会答应你的,等我知道自己是谁,我就出去找你,在这之前,你也不要回来了。”
杰克看了看这次仍旧是灰头土脸的医生小姐。
他能感觉到医生小姐是带着怒气跳进地窖的。
既然生气了,大概就会听话,不会回来了吧。

确实很长的时间,杰克都没有再看到医生小姐。
安心也好,灰心也罢,庄园的工作一成不变。
灯一亮,杰克就步入军工厂,开始捕捉今天份的四个求生者。
当他果断利落的击倒一个人以后,跑出来急救的医生小姐让杰克傻了眼。
“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你根本就没来找我!”
医生小姐扶起那位倒霉的求生者,让他在杰克的目送中朝着一台密码机的方向跑了出去。
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医生小姐的怒目而视让杰克哭笑不得。
我骗你什么了?
杰克扪心自问,他说过找到了自己就离开,可是…他没找到啊。

医生小姐眼中的杰克,面具上被门板砸出一丝裂痕,玫瑰色的礼服被划的破破烂烂,带着尖刀的手上的血迹斑斑肯定也有他自己的份。
杰克眼中的医生小姐,灰头土脸,气势汹汹,护士帽歪倒一边,浅蓝色的护士服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身上头上沾满了草叶。
两个人都狼狈不堪。
“何必呢?”
“没错!何必呢!”

杰克怀疑他的医生小姐跟那个律师是不是关系不错,他从没发现她的口才这么好。
从道德的角度再到人身自由的崇高,从监管者的危险到自己狼狈的现状,杰克觉得她几乎就要把自己说服了。
于是他们终于聊到了关键的问题。
“我都不知道我是谁…”
“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是我挂念的人,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个身份,那你也就知道你是谁了,其他的身份,我们可以出去一起找。”
这样类似告白的话语对于医生小姐来说还是太过,她低着头涨红了脸,倒是让杰克觉得是自己太优柔寡断。
“好吧,你赢了。”

————
“那…这局的三个人你还抓吗?”

“我的小姐,你没注意到他们早就跑光了么…”









评论(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