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狼崽子

————
霍道夫从来也没指望过杨好像只小奶狗似的伏在自己身边以求取些他想要的东西,纵使这个东西他真的十分想要。
‘想要就自己拿’这是霍道夫一贯给杨好灌输的思想,与杨好本来的性子一拍即合。

霍道夫能感觉到杨好在自己面前压抑着的凶性,即使他们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滚到了床上,但是杨好依然不服。
他就像正在茁壮成长的幼狼,用尽一切方式强健着自己的体魄,疯狂的吸收着一切有利的因素,尖牙利齿撕咬着猎物的肉,瞪着眼睛强撑出一副威风凛凛。

狼崽子…

杨好想要拥有自己的盘口,他最近格外努力,成绩做的还算漂亮。
可是都说了,想要了得自己拿,暗搓搓的暗示对霍老板不起作用。
“你就是不想给我!”
“何出此言啊,只要你有那个本事,锦上珠我都可以拱手相让。”
狼崽子最受不了别的狼在面前炫耀自己战利品,哪怕是一直指导自己的强壮的成年同类也不行。
感受到杨好瞪着自己的眼神里不甘和委屈一点点的转化为只能以暴力解决的凶光。
“哟,狼崽子还会呲牙了?”

养不熟的狼崽子…

动手开始霍道夫就把眼镜给扔了,毕竟打架这种事,是个男人都要上头的,万一控制不住拔刀真伤了杨好可就不好了。
不过杨好可没功夫思考对方是不是有意相让,他只觉得这人欠的一顿社会主义毒打自己今天怎么也得给他补上。
杨好混混出身打起架没个原则性的问题,手边抄起什么砸什么,毕竟自己学的那点格斗体术在霍道夫面前怕是起不到作用,好好打如果打不过,那就不要好好打,霍道夫办公室里的工艺品被他砸了个七七八八,满地的碎玻璃碎瓷片,稍不留神就是一道子,在地上也就滚了一圈的两个人就跟光着身子在芦苇从跑了一天似的,大大小小的口子在身上脸上都有。

最开始仗着霍道夫不会真揍他还有点撒泼的感觉,真动起手了杨好就把什么都忘了,最后杨好被压在地上还死命的挣扎,一旦压制不住两个狼爪子就开始往人脸上招呼,去他妈的打人不打脸。
霍道夫额头被杨好打了一拳,脸颊还被挠了一道,感觉自己处在破相毁容的边缘。
被暴力和血腥开荤了的狼崽子根本不听霍道夫跟他说‘够了’,而霍道夫倒也没始终保持理智,身上不知道被划破了几条口子的杨好急红了眼还在骂骂咧咧,男人本能的被激发了征服的欲望,他现在压在杨好身上已经硬了。出于对人类命运大和谐的尊重他觉得他应该扒了杨好的裤子来一发,然而他好歹还知道他办公室闹出这么大动静现在外面肯定围了一群人但是不敢进来,人和是有了,然而天时地利不到位。
靠!

霍道夫盯着骂的都有点口干舌燥但依旧兴致勃勃的杨好,他觉得他得给自己谋点福利。
不然老子凭什么让你白揍?!
他照着杨好那张口吐豪言壮语非要操他大爷的嘴就亲了上去,肆意的攻城拔寨,贪婪的抢走杨好赖以依存的空气,本来应该是个不算缠绵悱恻但至少还能称得上是个吻的亲嘴,谁知道身底下的狼崽子直接咬人,叼着他的嘴唇恨不得咬下来一块肉还不算,尝到血腥味还放肆的吸允了起来,逼的霍道夫吃了个败仗。他松开对杨好的钳制,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还沾着不少玻璃瓷器碎片的衣服,不过始终观察着躺在地上喘粗气的杨好。

“你就是不敢给我,怕我有了资本以后推倒你,你就只能回家跟着老子吃软饭!!!”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霍道夫妥妥是已经怒了,也不怕他再怒一点,怎么着他还能让自己气的去跳楼啊?
此刻的杨好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谁知道霍道夫从兜里拿出纸巾,简单的擦了擦自己嘴唇上的血之后,反而笑了。
“有志气,出门去财务部,选两个可心的盘口,归你了。”
“这可是你说的!”
杨好从地上弹了起来。
“是我说的,不过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的铺子生死由你,赚了是你的,赔了也是你的,守不守得住都是你的事儿,我是不会帮你的。而且我还得提醒了,如果连两个铺子都守不住,你这经理的位置我也不会帮你保,到时候老老实实回家当家庭主妇的时候可别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杨好喜出望外,农奴翻身把歌唱,自己也是要当杨老板的人了,两间铺子杨好还是有信心经营好的,他随手咕噜了两下自己的衣服,接过霍道夫递过来的纸巾随意擦了把脸,急不可耐的跑出门迎接自己的新生活去了。
霍道夫站在一片狼藉的办公室里看着杨好风风火火的往外跑。

恃宠而骄的狼崽子…

评论(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