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步步蚕食

不虐,HE,霍老板的火葬场追妻之旅。

————

奶奶,我回来了( ’ - ’ * )

杨好拎着自己的铺盖卷慧回到自己的老房子,不管是霍老板太过分也好还是自己太玻璃心也罢,他不想干了。
没钱了还可以赚,尊严没了,整个人可就真破产了。
杨好抬头冲着奶奶的遗像笑了笑,觉得奶奶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收拾收拾,杨好家的白事店又开了起来,虽然他得罪的人多,但是还好还有两个好兄弟没事就来坐坐,倒也没人敢来找事。

谁说没人敢来找事!?

奶奶,咱家进来个变态/(ㄒoㄒ)/~~

杨好看着霍道夫拉着他自己的行李箱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有点懵。
他觉得自己这个白事店庙小,真心装不下这尊大佛。
“霍老板,您说您放着锦上珠不待,跑我这来干嘛啊。”
霍老板略一思索,脸不红心不跳的告诉杨好,锦上珠没了,他被反了,没有地方去。
一听就是假的。
杨好真的很想把人给打出去,要不是打不过他可就动手了。
看着杨好咬牙切齿的动作就知道这小子估计在心里骂自己呢,霍道夫巡视了一圈,好整以暇的问杨好。
“你赶我走?”
有些人,就是牛逼,虽然你知道他说的每句话都是假的,但是就是忍不住往真了想,还自顾自的心疼了起来。
对于老狐狸来说,一瞬间的心软就等于给了三分颜色,足够他开染坊了,他毫不客气的拍拍杨好的肩膀,正式进驻了杨好的家。

杨家的白事店里新来了个伙计,长的好看,说话好听,手脚勤快,办事得体,就让客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连店里的生意都好了起来。
杨好不得不承认,霍道夫就是天生的商人。
听着霍道夫跟客人各种介绍,用大方得体的语言让一个个痛失至亲的客人在他面前痛哭流涕,再由他安抚好情绪,最后将他引为知己,心甘情愿的买走同样品质却比别人店里更贵的东西。
还是个奸商。
霍道夫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这就是第三产业的可怕之处。”
第几产业之类的,杨好一知半解,他只觉得,果然,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

霍道夫跟杨好简要的叙述过自己倒霉催的过去,但是每次他大少爷脾气一上来什么都挑剔的时候,杨好就开始对他说的产生怀疑。
杨好现在是真信了,霍道夫自从来了他家的那天就让人想不起来他西装革履的坐在茶案后面慢条斯理的泡茶的样子,他只穿简单得体但廉价的普通衣物,身上围着一条工作用的围裙,将元宝蜡烛等货物一一归置妥当,然后坐在门口开始折元宝,但心思显然不在手上,店里的生意有了起色之后他就开始拿着小本本算账想要扩大规模,这一片街区算上杨好的店,一共有三家白事店,杨好现在正在替另外两家瑟瑟发抖。
霍道夫就这样想着自己的事儿,丝毫不介意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来找杨好喝酒的黎簇苏万两脸懵逼的转头看向杨好,求解释,杨好表示自己更懵逼。
“好哥…你雇的?”
“我雇的起吗我?”

杨好也怕某天霍老板突然失去耐心不想玩了,让自己的资本插手,直接把另外两家店吞了,或者到了那个时候可能不止两家。
霍老板的野心一旦起了个火星子,非得燎原不可。
他也旁敲侧击的问过,霍道夫就很无辜的告诉他。
“锦上珠已经不是我的了。”
没法交流,但是杨好能感受到霍道夫现在兴致盎然。
“那你赔了怎么办啊,这可是我的老本。”
“赔了就赔你呗。”
“你拿什么赔我啊?”
于是霍道夫坐下来跟他掰扯,要是赔了,就找个大学当老师,二流国立医科大学,只要他去肯定就分学区房,到时候争取要个阳面的,卖了赔你。
杨好,翻白眼,心里寻思您这活法不是挺多的么,来我这儿干嘛啊?而且还很不服气,这个人不管是真落魄还是假失败,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霍道夫住杨好那屋,杨好住奶奶原来的那屋。
这些天那屋的灯总是亮到很晚,房子是老房子,屋门也锁不上,杨好就推开门去看。
霍道夫两条腿搭在杨好并不放书的书桌上,歪着身子靠在没有靠垫的简陋椅子里,一只手还转着笔,脸上扯出来一种别人要倒霉的邪笑。
好看,是真好看。
霍道夫回头看了看杨好。
“杨老板,该给我发工资了吧?”

奶奶,我好像对这个变态动心了⊙_⊙

动心其实是一直都有的,只不过曾经那个可望不可即的人,现在就坐在自己屋里,与自己同甘共苦,为自己出谋划策,让自己给他发工资。
杨好突然觉得,锦上珠如果真破产了也挺好的。
(锦上珠:经理???)

另外两家白事店,霍道夫先拿了一个比较弱的开了刀,用了些心思抢了不少人家的生意,也给人家找了不少麻烦,费了很多口舌说动人家,但都没有用到霍先生的资源。
杨好看着自家即将开分店的事实,他想起来霍道夫以前给他讲的一个故事。具体是谁忘了,反正是个外国大佬说哪怕自己被扒光了扔进沙漠,只要有一队商队路过,他就能东山再起。
“谁要反你,一定得把你剁碎了喂狗然后再去庙里求个签把你和狗一起镇住。”
霍道夫正清帐呢,听完之后一皱眉。
“你这是夸我吗?”
杨好清了清嗓子。
“老板说你什么,听着就是了!”
“行行行。”

霍道夫向来定点失踪,他这人多疑,锦上珠暂时由他的心腹打理,事事请示,但他还是得时不时回去看看,这样两头跑,两头顾,确实费心思。
可能是锦上珠有事,所以霍道夫跟杨好请了几天假。
走之前嘱咐杨好,自己好不容易撑起来的铺子,可别给玩破产了。
杨好不服,虽然说自己现在还比不上霍道夫老奸巨猾,但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锦上珠也是当二把手的人好不好!
“你还知道你是我的杨经理啊。”
霍道夫就带了一套西装,平整的放在他的行李箱里,现在换完了衣服,又是那个衣冠楚楚的斯文败类。
面对霍道夫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等和亲近,被霍先生换个衣服差点给打没了。
“对了,你还欠我工钱呢,我在这儿干活可是很认真的。”
霍先生在向你讨工钱…
“试用期三个月,到了一起结!”
“我还没通过试用啊?”
接霍先生的车到了,杨好觉得霍先生可不会当着自己的下属跟自己扯皮,谁知道他上车之前到底还是强调了一遍。
“无良老板!”
咱俩谁是无良老板啊!天地良心啊!!!
杨好看着认识的不认识的一堆下属投来惊诧的眼神,他在内心咆哮。
看什么看!你们老板都是给我打工的!不服吗!

杨好不傻,霍老板缺钱缺工资还是缺事做缺刺激?
都不缺。
霍道夫跟他说过,他是在为自己做事,不需要以低人一等的姿态面对他,然而心态这个问题这是说说就能改变的吗?他不如黎簇是天赋型选手,也不像苏万那样含着金钥匙长大。
在古潼京面对着一群如狼似虎的人,霍道夫不过是其中看起来不那么变态的一个罢了,都是为了利用,这点AC数,他杨好心里还有。
他知道霍道夫护着他,砸了利财和八面亨通就跟为了给他长自信似的,但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养成一把顺手的刀,所以才打个巴掌给个甜枣。
这本来就过分,放到杨好喜欢他的背景下,就更过分了。
本来就觉得自己配不上,如果尊严再丢了,那就真配不上了。
所以杨好选择离开。
‘霍道夫,你的狗要跟你老死不相往来!’
这微信一发,他就把霍道夫给拉黑了。
可是霍道夫现在这样…是不是说明,他也喜欢自己?

发现自己被拉黑了的霍老板仔细的想了想,他给了杨好钱,给了杨好权,但杨好都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兴趣。
他想要什么?
霍老板透过铮亮的手机屏看到了自己。
一个恩威并施的老板显然不符合杨好的期望。
很好,正中下怀。
他用点时间把锦上珠的事情都跟手下交代完,然后回家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搬到杨好家去了。
什么?
面子?
这都什么时候了,面子还能包饺子吃啊?

杨老板没等会自己的伙计,因为霍先生等到了自己的杨经理。
衣冠禽兽正在茶楼里泡茶。
“霍先生,我来了,我开不起你的工资,只能回来给你打工了。”
老狐狸心情愉悦,慢慢的踱步到杨好身边。
“你不是要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吗?嗯?此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后半句杨好没听懂,只听了前半句的杨好觉得这人真的好不要脸!于是他愤怒的扯上了霍道夫的衣领。
“我告诉你,我跟我奶奶说过了,你要是再敢对我不好,她就把你带走!”
呲牙咧嘴的自家小狼狗真是太可爱了,老狐狸开心的亮出了獠牙。
“请你奶奶放心,我给你打一辈子工。”

杨好:奶奶,我跟那个变态在一起了,他对我挺好,他挺怕您的,您不用担心。
_(:3」∠❀)_











评论(1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