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秦唐】引狼入室

腹黑早熟外甥攻x傻黑甜宠溺表舅受
点梗的文,嘿嘿
————
完了完了完了,唐仁接起电话的那一刻他就懵逼了,因为在一些刺激的运动(打麻将)中被人挑衅以至于上了头的唐仁忘了去接他的大外甥。

他的大外甥名叫秦风,曾经是个小奶狗一样的存在,乖乖的靠在唐仁的怀里,唐仁最喜欢摸他的头发,有的时候摸的入神了就真的把人家当成小奶狗撸了,当时把泰哥吓得啊,赶紧提醒唐仁,别把他外甥给撸秃顶了。

他的大外甥命不好,爸爸作案被抓,妈妈下海经商一年见不了一次。秦风十岁开始跟着唐仁,在泰国一直念完了初中才回到国内上高中。

他的大外甥从小长的就好看,唐人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小正太,唐仁每回拉着秦风出去溜溜的时候都能凭借秦风的颜值揩油少女心泛滥的美女。上了初中的秦风开始拒绝被溜,冷着脸跟唐仁开家庭会议。
“你你你不许再看美女了!”
“小小的孩子懂什么?我这叫欣赏。”
“欣赏也不行!”
穿着校服的大外甥一拍桌子,不知道怎么着气场就突然两米八了,吓得唐仁咽了口唾沫才反应过来。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么??

他的大外甥一直跟着唐仁满唐人街的转悠,抓小三,找猫狗,送快递,唐仁没心没肺,他就跟着唐仁没心没肺。按理说他的大外甥就一个不算毛病的毛病,结巴,唐仁就没当回事过。直到他送快递回来正好路过秦风学校看到秦风被人找麻烦,那两声结巴叫的那么大声,唐仁只觉得自己血全都涨到脑子里了,把敢找自己大外甥麻烦的那人打的哭爹喊娘的,秦风拉都拉不住的那种。
最后两个人坐在警察局里,唐仁笑呵呵的看着泰哥直接放他俩走,又得得瑟瑟的跟秦风显摆。
“看吧,咱们关系硬!”
秦风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其实唐仁就是当时没有碰巧来,他也能搞定,回家的路上他跟着唐仁身后走,心里想着事儿,一个没注意就撞到唐仁身上了。
还没等问唐仁干嘛突然停下,就看唐仁一溜烟的跑进旁边的电子用品店,拿了副白色耳机出来。
“以后有什么不想听的,就把这个带上,世界就清静啦。”
秦风愣住了,他那个时候已经跟唐仁差不多高,他看着唐仁说。
“学校不让带。”
“靠!你不会偷偷带啊!”

随着秦风一天天长大,家里管事儿的大权越来越多的偏向了秦风那边,实际上事儿什么的秦风才不管,他管的是唐仁。
下午放学回家,唐仁不在,天色都黑了半天才回来的。
“又打麻将去了吧!”
唐仁一看都比他高出一点的大外甥都不结巴了,果然是又生气了,他嘿嘿的一笑,开始编各种理由,被大外甥一一识破。
“你小子以后当侦探去算了!”

唐仁的大外甥高中毕业要回来了,唐仁还忘了接机,在赶往机场的出租车上唐仁心里就在打鼓,这下算是完蛋了,撞枪口上了。
机场里空荡荡的,三年不见个子飙到了185的唐仁大外甥孤零零的跟个挂着白色耳机的电线杆子似的戳在大厅里,特别醒目。
唐仁捂脸,调整心态,调整表情,飞扑过去来了一个唐氏熊抱。
毕竟三年不见,唐仁心里还有点怕他大外甥怕生。
结果他大外甥板着脸就跟唐仁来了句。
“又打麻将去了吧!”

他的大外甥一点都不怕生,三年没回来就跟三个小时没回来似的,把行李拖进自己屋就开始收拾。
唐仁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大外甥。
秦风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
该有一些成年人的生活了。
想到这一层,唐仁一咬牙一跺脚给泰哥打了个电话。
“泰哥,我唐仁啊!帮个忙啊!”

灯红酒绿的夜店里,秦风黑着脸被一群小姐姐包围着,啤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给他灌。
得到了泰哥‘放心啦,喜欢什么样的我都给他找来!’的承诺,唐仁凑近他的大外甥。
“有女朋友了吗?”
“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你喜欢男的?”
“人妖?!”
不管怎么问,他大外甥一个劲的跟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般摇头。
这咋还啥都不喜欢呢?
唐仁跟泰哥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偷偷的给他大外甥用了料。
毕竟国内生活太紧绷了,他的大外甥需要放松一下。
等他大外甥一懵逼,架起来往夜店房间一送,他的大外甥正式步入男人的行列。
当然,他给他大外甥找的可都是干净的。

他的大外甥在那晚之后确实步入了男人的行列。
只不过过程似乎…不太对…
他的大外甥喝了带着料的酒,眼睛里的神智渐渐被疯狂所取代,大手一捞就把唐仁抱了个满怀,半拽半抱的找了个房间,啪的一声把门一甩。
整个过程如同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拦都拦不住。

他的大外甥现在跟只被献祭了的无辜兔子似的,衣衫不整坐在床头,幽怨的看着唐仁。
“你你你得负责!”
唐仁当时就想一巴掌甩过去,谁上谁啊!?谁吃亏啊!?怎么还我负责!?
结果毕竟是他大外甥,比划了半天没舍得揍。
“我可是你舅舅啊!”
“表的!”

“哪有外甥上舅舅的!”
“哪有舅舅给外甥下药的!”
“我没你这么low的舅舅!”
“你以后肯定就不要我了!”
秦风这会儿也不结巴了,那话就跟准备好了似的连珠炮一样。语气越来越有你要是不负责我就死给你看,离开你我就活不下去之感。
被献祭的兔子还差点挤出来两滴眼泪,虽然这一行为失败了,对唐仁一击必杀。
唐仁过去揉了揉秦风的头发。
但他没想到的是,
一大清早就不该触碰。
感觉自己一靠近就被大外甥拉进了怀里,唐仁懵逼。
“小畜生你要干嘛!”
“晨晨练。”









评论(6)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