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经理身份之谜

这是突然的脑洞
ooc沙雕文
有少量邪簇黑苏
————
其实锦上珠的人一直都存有一颗八卦之心,自从杨好来了,他们无处安放的八卦之魂终于觉醒了。
本来其实没什么,霍道夫阴晴不定是出了名的,身边的人小心翼翼的跟着,今个儿升官明天降职都有可能,老板自有他的道理,只不过杨好升官有点快罢了。

这一切都要从杨好砸了一个花瓶说起,当那个价格直逼八位数的花瓶落地的一霎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锦上珠全体员工对杨好肃然起敬,就差提前给杨好来个三鞠躬告别遗体了。
他们想着杨好这孩子其实还挺好的,人挺随和,还玩得开,可惜估计今晚就得被拖到某个郊区的仓库被老板活体解剖了。
第告别是没告别成,第二天杨好还是生龙活虎的来公司上班,嘻嘻哈哈的跟大家打招呼,然后惊觉大家看着他就跟见了鬼一样。
跟在他身边挺投缘的一小弟径直扑到了他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往杨好身上蹭,杨好觉得莫名其妙又不好一把把人推开,这时候霍道夫经过,瞟了一眼。
嗯…有杀气…
杨好再次莫名其妙,想了想自己今天也没惹他啊,回头再次惊觉刚刚还跟他如同三秋不见的小弟退的离他三丈远。
在杨好莫名其妙的一天中,锦上珠炸锅了。

关于杨好到底是霍道夫的什么人,各部门意见不一。
人事部的同志们坚持认为自己鉴人无数,他们赌咒发誓老板已经情根深种,而杨经理则是毛头小子啥也不知道。
鉴定科的姑娘们可能是古董以及古董的故事看多了,脑补能力超强,非说霍老板金屋藏娇,人俩肯定谈恋爱呢。
跟在霍道夫身边下地的人多数混迹在技术部门,添油加醋的叙述着古潼京那点事,说着说着说跑偏了,霍道夫和杨好在古潼京把该办的事儿都办了,不管你们信不信,人家都是老夫老妻了。
当秘书的几个小姑娘怯生生的冒泡说霍老板跟杨经理说他是他的狗,结果被全体员工怒斥她们不懂情趣。

不管争论的多么火热,一个一个的在霍道夫面前谁也不敢声张,但在杨好面前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听,杨好也不明白怎么突然大家都跟他打听霍道夫,但毕竟那是大家的老板,也说的过去,于是就出现了大家聚在一起吐槽老板的日常节目。
杨好觉得霍道夫在员工眼里简直凶神恶煞的,太负面了,忍不住想替他扭转一下形象,然而又不敢乱说,只能大肆宣扬霍道夫牛逼的一面。
比如霍家娘们儿当道,霍道夫是这一代为数不多的争气的男人,当霍道夫成年了之后就开始了他悲催的操劳生涯,得学习得工作得下地得打架得谈判得做饭,干不了的事让他去干,丢不了的人让他去丢,这么说吧,他是霍家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说到这里杨好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了个烟圈。
“你们说就这样他还拿了俩学位,脑子怎么长的?”
杨好本来在沉思霍道夫同志这励志的故事背后隐藏的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结果就听见咔嚓一声,听故事的小弟给他照相。
“好哥!你刚才那个劲儿特别帅!”
“很好,很有眼光。”
后来这图被做成了表情包在「锦上珠十级绝密」群里广为流传,配文‘我的男朋友为何如此牛逼’。

照片上的人满脸的(对于学霸的)崇拜和神往,这让以为是霍老板单箭头杨经理的人事部同志们深感打脸,她们抱着手机怀疑人生,同时决定好好修炼自己鉴人本领并将锦上珠招聘计划推迟了好几个月。

可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某天杨好在小弟手机上发现了端倪,他风风火火的冲进霍道夫的办公室,把缴获过来的手机往霍道夫前面一拍,气急败坏。
“霍道夫你管不管!”
霍道夫搭眼一看庞大的人数,很好,锦上珠七成员工,第一次,霍道夫觉得这锦上珠吃枣药丸…
杨好跑来得及,还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脸上红扑扑的敷着一层热气。
霍道夫一挑眉,非常稳重的告诉谣言止于智者。
杨好看他这幅无所谓的态度更炸毛了,他打不过霍道夫,只能再拍桌子。
“我可去你的吧,这里面没智者!”
“法不责众。”
“我不管,你给我控制!”
最后,在杨好的注视之下,霍道夫亲手编辑了一条邮件让所有人不许胡闹,然后群发到了众员工邮箱。
杨好冲进来的急,门也没关,走廊人来人往,都知道杨经理把霍老板数落了一顿。
霍老板看了一眼门,又看了看杨好,说句实话,对这个走向他感到非常满意。

看看,看看,霍老板老实坐着让杨经理数落了一顿,如果这要是没在谈恋爱,你们倒是给老娘再说出条理由来啊!
一开始就深信老板和经理在处对象的鉴定科姑娘们叉腰,可把自己给牛逼坏了。

老板霍道夫到底不是什么善茬子,再让他挨媳妇儿的骂,他不一定做出点什么事儿来,虽然他说法不责众,但是他会杀鸡给猴看啊,一是大家谁都不想当这个鸡,二是谁也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跟自己一起磕cp的革命同志当这个鸡。
于是「锦上珠十级绝密」被迫转入地下。

无巧不成书
这几天锦上珠风气非常正,杨好神清气爽,跟黎簇苏万喝酒撸串感觉都能千杯不醉了,所以说这人呐,真的不能太得意忘形。
当苏万憋着一肚子坏水拿出一堆纸条来的时候杨好哈哈哈哈。
当苏万说规则是没人抽三张纸条组成一句话去做得时候杨好哈哈哈哈。
当黎簇抽出来‘在吃饭的时候摸吴邪屁股’的时候杨好哈哈哈哈。
当苏万抽出来‘在浴室里偷亲黑眼镜’的时候杨好哈哈哈哈。
当杨好抽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叫霍道夫老公’的时候杨好差点哭出来。
夜风那么冷,杨好的心也跟着凉,他的两个兄弟把他往死里坑啊。
黎簇跟吴邪,苏万跟黑眼镜那是什么关系?那是明天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他俩最多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关系。
自己和霍道夫是什么关系?那是明天月亮升起来的时候自己在某郊区仓库跟他玩活体解剖的关系。
他确实喜欢霍道夫,但他觉得霍道夫不喜欢他,毕竟霍道夫看他的眼神从来都像一潭深水,扔下两个蛇柏都未必能激起一点水花。
霍道夫看他的眼神里没有激情,肯定是不喜欢的。
总之,别了我的兄弟,别了我的人生。

杨好想了一天,众目睽睽之下好办,霍道夫办公室里面来请示工作的人基本不断。
叫老公不好办,杨好看着霍道夫的办公室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叫还是不叫,他在心里挣扎着:to be or not to be,this is a question.
“杨好?杨好!”
猛然听到霍道夫叫他,杨好吓了一跳,一个激灵。
“怎么了老公?”
那一刻天地都无声了。杨好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天地良心他想叫怎么了先生,真是嘴秃噜了,他等着霍道夫跟他发火。
然后霍道夫看了看他,跟他说。
今!晚!想!吃!什!么!
杨好猜霍道夫可能没听清,或者是不在意,但他又有点暗暗的遗憾。

晚上,杨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刷着「锦上珠十级绝密」,第一次发现这个群的时候杨好就拿小号加了,看着群,杨好既有点小窃喜又特别难过,自己跟霍道夫根本就不是他们想的那回事儿。
正伤春悲秋呢,门开了,霍道夫裹着浴袍湿着头发夹着自己的铺盖卷儿进来了。
这大半夜的唱哪出啊?
看着杨好懵逼兮兮的样子,霍道夫把铺盖卷放在杨好床上。
“你老公睡在你这儿有问题吗?”
他想跟霍道夫解释,但是还没说出口,霍道夫就自顾自拿起他的手机,屏幕上的「锦上珠十级绝密」群里正过年呢,跟霍道夫下地的日常混迹于技术科的同志们正一本正经的教训坐那些办公室的人眼神浅并且发出他们曾经说的‘老板和经理老夫老妻’的截图以证明自己的睿智。
霍夫人实锤了,妈的百口莫辩。
杨好窘迫极了,拿眼神瞟霍道夫,结果霍道夫冲他晃了晃他自己的手机。
“你也有这个群啊。”

等等…等等等等…
杨好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
他有点高兴,有点激动,有点哭笑不得,有点不能自已。
他盯着靠在他床上的老狐狸,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
“霍道夫我杀了你!!!!”

————
曾经的杨好觉得霍道夫看他的眼神里没有激情,所以觉得霍道夫不喜欢他。

后来的杨好揉着屁股揉着腰怒骂霍道夫你丫那么大岁数了哪来那么多激情燃烧的岁月啊!










评论(24)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