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易主

说白了就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
中午,下班时间。
霍道夫依旧在加班,杨好躺在他办公室沙发上补眠,昨晚下班之后杨好就出去跟黎簇苏万撒欢,三个人凑在一起向来是喝酒撸串尤其是吐槽三个大佬绝对是喜闻乐见的必备节目。
三个小孩吐槽开心了蹲在路边被三个大佬拎回家,嘴里还在胡说八道,于是就出现了霍道夫一边开车一边听杨好嘴里念叨霍道夫不是个东西这样的奇景。

他是不是对小孩太好了?
霍道夫看着歪在沙发上睡得迷糊的小孩,做了个决定。

“我不去!人情世故在锦上珠也能学!”
“锦上珠没人敢得罪你,学什么学!”

杨好被霍道夫扔去了新月饭店张日山那里。
小孩对新月饭店有心理阴影,霍道夫又把他扔到门口扭头就走压根不给他撒娇耍赖的机会,他只能看着出来接他的声声慢,两个人相视一笑,一个笑的还是那么温柔娴静,一个笑的心慌慌。

张日山跟霍道夫不一样,两种人,杨好在新月饭店给张日山当了一个月的助理,然后悟出一个真理:好看的古董千篇一律,九门的大佬却各有各的不幸。

杨好曾经见过因为自己打了个花瓶导致霍道夫被古玩界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围攻的壮观场面,这一行讲资历,霍道夫怎么也拿一屋子平均年龄七十五往上的老大爷们没招儿。
那次,霍道夫被训了整整一天,还是车轮战,一天下来,杨好光是站在一边都头晕腿软,承担主要火力的霍道夫倒是一直就重复着泡茶倒水这一个动作,时不时点点头,搭上一句您老说的对。
应该是霍道夫乖巧斯文的样子在老一辈面前真的太讨喜,最后各位老大爷们虽然痛心疾首,但还是认了霍道夫说的孩子小不懂事,见识浅不识货。临走还嘱咐霍道夫一定要好好教杨好。
嗯,教…
霍道夫把这群人送出门,关门转身就揪上了杨好的衣领。
他没提那个花瓶什么价值或者值多少钱,也没提自己这一天的无妄之灾,只是拎着杨好警告他。
“你下次想砸什么东西的时候记得找个背人的地方砸,然后死不承认!”

杨好曾经以为这种场面仅仅是偶然事件,小概率发生的个案,不过他没想到,对于霍道夫来说,这确实是个案,但对于张日山张会长来说,这是每天都要发生的事情…
他给张会长当助理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在新月饭店的会客室里,张会长坐着,他坐在张会长旁边,对面的矛盾双方拍桌子瞪眼吵的不可开交。
虽然说有点不尊重,但他真心觉得张会长陷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就是看似在盯着摆放在他们眼前的一尊玉佛,实际上在神游天外满脑子跑火车。而那边吵架的两个人也并不在意张会长有没有在听,他们只顾吵的越来越大声,最后折腾够了偃旗息鼓,张会长也意识归来,站起来说两句做生意以和为贵的漂亮话最后还得搭进去一顿饭。
所以这叫什么事儿?
晚上杨好给霍道夫打电话,诉说自己今天耳朵是如何被摧残的,霍道夫听他说,然后给他解释他们并不是真的去找张日山要个公道,不过是闹到新月饭店那里吵的大声点事情闹的大点都想证明自己有理,在行里面占个舆论优势罢了。
杨好琢磨琢磨说那这助理还挺好当的啊。
霍道夫教训他话不要说的太早。
然后第二天,真正的纠纷就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张会长听的认真,时不时还问两句,围绕着一棵刚出土的翡翠青铜树,两方争论不休,张会长也尽量裁的公正。这回轮到杨好神游了,因为听不懂,他们说的倒都是人话,就是时而夹枪带棒,时而引经据典,时而隐喻,时而象征,但都装逼。
直到张会长再次说出做生意以和为贵的漂亮话并且再次搭进去一顿饭,杨好知道这事儿还算是圆满的解决了。

后来杨好才知道这些事儿张会长有时也并不全部亲力亲为,纯粹过来吵架的要看涉及到什么东西,不重要的他根本不去,第一天不过是让杨好见识见识那个架势。比如后来这档子事,张会长就直接让杨好去了。
杨好一脸懵逼被声声慢带到会客室门口,听见里面拍桌子的声音不知如何是好,然后他想到了个好主意,借口去卫生间跑去给霍道夫打电话。
“是你当他助理还是我当他助理?”
“是我当,我当还不行嘛。”杨好一口一个大佬先生老板我的祖宗叫着,霍道夫不为所动,问了问吵起来的是哪两家,最后告诉杨好得罪得起,挂电话了。
“霸道总裁啊你!”
杨好对着手机上的空气虚扇了两巴掌。
新月饭店之大,容不下一个杨好,没人可怜的小可怜硬着头皮进入战场,学着那天看到的张会长的神游绝技,最后打着哈哈告诉双方以和为贵,还没忘了得搭进去一顿饭,杨好没钱,于是告诉声声慢,这得算在霍道夫账上。

时而张会长会把杨好叫过去,细细的问了问最近怎么样,事情都是怎么样解决的,也给他指点了好些对付这些人的办法,包括如何沉稳的…假装自己在听…
这一个月来杨好是真心佩服张日山,他居然几乎每天都忍受着这些,并且还没疯…
但是杨好还是想霍道夫了。
比如霍道夫不给他放假,但他还是敢偷偷溜出去跟黎簇苏万撸串喝酒,张会长给他放假,假期还算是宽松,但他不敢跟黎簇苏万喝酒,最多吃烧烤喝饮料,因为张会长不会半夜去街上把他拎回来,他也怕耽误第二天的工作。
张会长是个好上司,但不是他的霍先生。

一个月之后霍道夫来接杨好,杨好看着张日山和霍道夫见面聊天,两个人都是皮笑肉不笑的高手,看起来气氛非常‘和谐’和虚伪。
杨好跟在张日山身边这一个月,张日山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教的也算是尽心尽力。杨好如履薄冰的住在新月饭店,游走在九门个号人物之间,这让杨好看起来成熟稳重多了,见人也不怵了,说话的技巧都上了好几个等级,具体表现在后来跟黎簇苏万喝酒撸串之后再也不骂霍道夫不是个东西了,开始拐着弯骂了。
霍道夫被张日山坑了一笔,挺大一笔,不过杨好学到了不少东西,再说霍道夫也有自己的打算,之前杨好收盘口的时候又是打人又是砸花瓶,给人留下了个莽夫的印象,需要平台去扭转,张日山这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坑了就坑了吧。

杨好被霍道夫接回来,巴巴的跟在他身后盯着他,霍道夫感觉不对劲,回头上下打量打量杨好。
“怎么了?”
“先生。”
“嗯?”
“我想你了…”










评论(12)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