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Hypnotic(2)

反正这个文的宗旨就是霍先生亲身教学如何带脑子谈恋爱。

——
霍道夫的家里面处处都显示着有钱人的罪恶,不过里面看起来只有霍道夫一个人的生活痕迹,杨好吸吸鼻子,估算着霍道夫会让他睡哪个小门房。
“既然跟着我了,我们谈谈,坐吧,别这么拘束,以后这也是你家。”
家?
杨好没有立刻坐下,他又环顾了一圈,确认了一下这里有哪些东西是把自己卖了也买不起的。这个地方与他过去的生活反差之大实在没法让他进来的瞬间就产生归宿感。
霍道夫耐心的顺着他的眼光跟他一起环顾,等他看够了坐下,看得出来杨好此刻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的紧张,他也不指望杨好主动说什么,直接就把谈话切入了正题。
“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我会在公司给你安排个让你满意的职务,然后你可以选择是自己站住脚还是我护着你。需要时间考虑考虑吗?”
“不,不用,我不用你护着。”
这是杨好的选择,霍道夫没有多说,让他自己选个房间,也没让他住什么小门房。
只不过房间选好了之后也就够杨好洗个澡的功夫,霍道夫又来了,硬带着人进了书房。
霍道夫的书房挺简单,简单到都是杨好不想看到的东西,一共就四面墙,其中三面除了窗户就是书,不少还是大部头的那种。杨好看了就眼晕,只能把目光尽量投向那面都是各种颜色的文件夹的墙,偏偏霍道夫就冲那面墙去了,挑挑选选,最后在杨好面前摆了三摞,整整三摞啊…
“霍先生?”
“熟悉熟悉公司情况,开始看吧。”
杨好敬业的拿个红色文件夹翻来,然后跃入眼帘的整篇数字符号炸的杨好头疼,用甩掉手雷的速度给放回去了,然后又拿了蓝的和白的,这回情况好多了,不过就是杨好每个字都认识,就是不知道连在一起是啥意思
“看出什么来了?”
霍道夫正在翻一本大部头,突然的问题给杨好吓一跳,他只能茫然摇头。
“看不懂也说说看见什么了。”
“红的都是数字,蓝的都是人名,白的都是古董的名儿吧,我好像看见了什么花瓶的名儿,一大长串。”
“脑子挺灵啊,概括能力不错。”
杨好本来觉得自己这表现,啥啥都不会,还不得没上岗就先被解雇了,结果霍道夫居然夸他脑子挺灵,还概括能力不错?
“红的是财务,蓝的是人事,白的是业务。”霍道夫指了指杨好面前的,又指了指文件柜里其他颜色的“黄的是物流,绿的是各个盘口的信息,至于黑的…这么跟你说吧,都是地下的事儿。别瞪眼看了,以后都是你的活。”
杨好懵逼,寻思着那我干的不就是你的活了么?
霍道夫把文件柜的钥匙扔给杨好。
“知道你现在看不懂,我会找人教你,不过看不懂也多看看,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有用的。对了,白的尽量背下来。”
杨好点头,抽出一个白色文件夹打开看,霍道夫不吭声的坐在对面看书,杨好也不敢不看文件,看又看不懂,看着看着杨好就想骂娘了。
什么玩意花瓶就叫花瓶酒杯就叫酒杯不成吗还起这么长的名儿!为啥清末1872年给挖出来民国1920年又给埋回去了!祸害人啊这是!
杨好一边看一边烦躁,但是还有一点隐秘的小心思。
虽然可能明天一上岗霍道夫就让他去干杀人越货的行当,但是至少今晚他在办正事,很正很正的事儿,在对面坐着的人的巨大威压之下硬着头皮去背文件。
背着背着,杨好又想起来一直让他走正道的奶奶,他也不知道跟着霍道夫算不算是走正道,虽然大概是不算的,不过至少是今晚,不知道奶奶有没有看到。

霍道夫能感觉到坐在对面埋在文件堆里的小孩从认真到烦躁,从难过到再次认真,从认真到实在忍不住睡着了…他回自己房间拿了条毯子给杨好盖上,忍着把小孩搬回自己的冲动,自己回屋休息。

现在还不到时候。
可以对小孩好,但还不能献殷勤。

第二天霍道夫醒过来的时候一开房门就吓了一跳,杨好直挺挺的站在门口向他承认错误。
什么对不起先生我睡着了,什么下次肯定不会了。
霍道夫等他说完,等他怂巴巴的抬头观察自己的脸色,然后噗嗤笑了一声。
“就是为了让你睡着才让你看的,不然你一晚上光想奶奶了,今天怎么上班。别愣着了,去收拾收拾,跟我去公司。”
然后他拍了拍杨好的肩,绕过杨好走过去。
可是杨好更愣了…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