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秦唐】成疾

day15,来一场跟踪吧。

————
唐仁感觉出门就全身凉飕飕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透凉的白背心和花里胡哨的大裤衩子,明明是平常的装束,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正在裸奔的奇怪直觉。
“丢!”
迎面来了一个大波妹子,事业线里夹着一条红串儿的菩提子,这菩提子可真是好看,唐仁正要上前搭讪问这是哪里买的,再往上看发现是他们唐人街十里八乡有名的母老虎,调戏一句,折寿半年的那种。
惹不起惹不起,两人相遇唐仁侧身想让,顺便再看了一眼那串儿菩提子。
就这一瞬间,那种正在裸奔的感觉有来了,唐仁缩了缩脖子,又莫名其妙感觉是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正在接受当事人的审视,总之浑身不自在。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大夏天的别人都用团扇呼扇呼扇的以驱逐暑气,可是唐仁却觉得自己不热,他冲着旁边卖酸梅汤的小贩要了一碗常温的酸梅汤。
被暑气熏的忽忽悠悠的小贩半抬着眼告诉他没有,只有冰镇的。
那冰镇的就冰镇的啦!
一口冰镇的酸梅汤下肚,透心凉,却不是其他人那种可以畅快的长舒一口气的舒适,而是身心一凉,大热天顺着脸颊愣是留下了冷汗。

危险,真的危险。唐仁觉得有人在跟着他似乎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掏出寻龙尺,嘴边念念有词了半天,寻龙尺倒是很不给面子的滴溜乱转起来,于是唐仁认定,此事非鬼神所为。
不是鬼神,便是苍生。
苍生可就麻烦了,跟着老秦天南海北的办案子,什么纽约东京的闲事管了不少,怕是黑白灰几道得罪了人。
一想到曼谷的严先生,纽约的七叔之类的人物,唐仁咽了咽唾沫,为了防止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还是生物学和社会学双重意义上的消失,唐仁决定找泰哥备个案。

惹不起,真的惹不起。那道目光跟着唐仁进了曼谷唐人街的警察局。泰哥叼着根烟翻着白眼跟唐仁说。
“你现在好歹也是世界第二的侦探了,胆子不要这么小啊!”
于是唐仁就用做菜的添油加醋原理跟泰哥说了今天一天的不对劲,成功的把泰哥给说慌了,泰哥还是重情义的,当场邀唐仁干脆这几天就住警察值班室避避风头。
“不行啊泰哥,我现在出去,如果真有歹人,咱们可以来个引蛇出洞啊!”
“你这胆子到底是大还是小啊?!”

奸诈,真的奸诈。这一路上,可能是被警察局震慑,跟还是跟着的人一直没有现身的打算,直到唐仁一路平安的回家,他坐在家里,四下开始看这个屋子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入口,心里咚咚的打鼓,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砰砰砰…
敲门声…

唐仁一个哆嗦,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挪到门前,透过一阵没擦而发乌的猫眼往外看。
“谁啊?”
“我我啊!”
门外的老秦似乎是在为了小唐居然没有听出他的声音而不开心,小唐打开一个门缝,一把就把老秦拽进了屋里。
“老秦我跟你说,出事了!”
把前前后后的事儿实打实的跟老秦说了一遍,老秦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跟小唐说不碍事。
“哎呀你来了就好啦!好好查一查谁敢跟踪我唐人街第一神探!”
“好好。我我这阵子都不走。”
“那就太好啦!”
小唐一个激动扑到老秦身上来了一个唐氏熊抱,看不到老秦突然笑的奇怪。

小唐,你需要我,对吧。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