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过节是个麻烦事儿

甜!
中秋贺文,有少量邪簇
——
从前跟奶奶在一起生活的杨好喜欢过节,奶奶的手艺好,所以他最盼着过节能吃奶奶做的好吃的。
现在跟霍道夫一起生活,杨好不喜欢过节了。
因为霍老板和杨经理…过不上节。

这事说来话长。

其实他虽然在霍道夫身边,但是其实他俩还真不是整天腻歪在一块,杨经理有自己的正经事办,霍老板压根就没有空闲时间。
曾经杨好来投奔霍道夫的时候以为自己以后过的大概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过了今天没明天,泡着温泉数着秒。
然而后来实际的生活告诉杨好,是他中二了。
除了最开始的那一阵子杨好去收盘口需要动用暴力之外,不止锦上珠,人家九门各家真的是在好好的做生意,没有杀人越货,更没有打砸抢烧,所有的硝烟都烧在谈判桌上。就连之前跟着他去收盘口的贼能打的各位兄弟,过了那段时间也是很自然的回归自己的工作岗位。
“现在是法制社会。”
霍道夫头也不抬的跟他解释。

习惯成自然是没错的。
当吴山居和锦上珠谈生意的时候,黎簇压低了嗓音,用指关节在桌上敲出了节奏。
“杨经理,做生意不能这么黑吧?”
说完,两个人默契的挥手让其他人出去,然后实在是憋不住都趴在桌子上暴笑了出来。
“吴邪说这样有气势,不行,好哥,这么谈不适合咱俩哈哈哈哈哈哈。”
杨好最后笑成了哈哈哈哈哈嗝的状态,把霍道夫教他的优雅做派也忘了个精光。
这事儿霍道夫后来也是知道的,说白了就是没好好谈呗,只不过他也没生气,还表示很理解。
“你有你的人脉和分寸,我管不着。”
杨好虽然不喜欢霍道夫把他和黎簇苏万的兄弟情深一口一个叫成冷冰冰的人脉,不过再一想霍道夫是因为这种从小缺爱,长大变态的人设所以才日常不说人话,杨好也就作罢了。
再说他也吵不过霍道夫…

杨好平时是脚不沾地的忙,一般见霍道夫,十次里有九次是为了汇报工作,还剩下一次是擦肩而过。
汇报工作的时候杨好整个心思都用在嘴上,想着怎么把事儿说的清楚明白。霍道夫整个心思都用在脑上,丧尽天良的想着怎么把别人搞破产。
汇报完工作,就算霍道夫有心让杨好留一会儿,杨好也没那个爪哇国的时间,留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撤退的特别快。
两个人能坐下来相处一会儿的时间大概就是晚上在家,都是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放松着放松着下半身就抬头了,然后为了解除一天的疲劳共同做一些野蛮的事情。
最终的结果大概就是霍道夫神清气爽,杨好越做越累,毕竟舒服和累并不冲突。
后来杨好恶狠狠的对霍道夫说。
“你得给加班费你知道吗?!”
不过这在霍道夫看来,所谓的恶狠狠,不过是少年气未褪尽的闹脾气…奶凶奶凶的。
“我朝你要服务费了吗?”
言下之意是什么加班费服务费,两清得了。

杨好第一回在工作上取得喜人的成绩的时候,他冲进霍道夫的办公室,直接就坐在了办公桌上,拿着合同就得意的晃悠。
“下来。”
“我不!我告诉你,你得给我供起来。”
霍道夫看着杨好的得意忘形,到了嘴边的冷水到底是没泼出来,寻思了一下,说了句感慨。
“你是真不怕我了。”
“现在是法制社会,这是老板您说的。”
嗯,很好,崽子长大了,翅膀硬了。
霍道夫这个人生活品质很高,对什么要求都高,包括那档子事儿,杨好有的时候觉得如果床不够软,霍道夫都会别扭。
不过那天,他们第一次搞了次办公室play。
事后杨好躺在霍道夫办公室的沙发上怀疑人生,听着霍道夫一边抽着事后烟一边对他进行无情的嘲讽。
“法制社会我就治不了你了?”

杨好也是挺想跟霍道夫多呆一会的,谁不想跟自己对象腻歪?
他曾经寄希望于春节,元宵节,端午节等等…然后一一落空。
当然除了清明节,清明节也有一堆事,不过霍道夫都推了,陪杨好去祭拜奶奶。
过节嘛,商业上的应酬也就算了,要命的是九门还要聚餐,在新月饭店摆的宴,张会长皮笑肉不笑的开了个场,大概就是今天过节大家不谈恩怨不谈生意只交流感情,然后场面就如同脱了缰的野马。
杨好对新月饭店没什么好感,甚至还有点心理阴影,所以他哪也不敢去,跟黎簇为了躲避战火,两个人老老实实的在角落里降低存在感,看着每个人的白酒一杯一杯就跟白开水似的下肚。
风头正盛的吴山居和锦上珠成了众矢之的,不仅吴邪和霍道夫被人围攻,偶尔也有几个人过来跟杨好和黎簇喝,都被霍道夫和吴邪给挡了,借着霍道夫帮他挡酒,杨好小声问霍道夫没喝多吧,然后看着霍道夫跟他骚包的一笑,说了句放心,一点也不像被灌了不少白酒的人。
牛逼!
杨好看着霍道夫挺拔的身形,他突然想起来在古潼京里霍道夫拦住自己然后先进了暗道开路的时候。
这大概就是叫安全感吧。
对霍道夫牛逼的印象,一直维持到了回家之后霍道夫吐了他一身的那一刻。霍道夫一边吐一边说一群老狐狸怎么怎么着,但是反正杨好一看就知道,反正霍道夫是没吃亏。
他看着吐完了说完了还能把自己擦干净再倒在沙发上的霍道夫,悲愤的想着‘我的对象帅不过三秒。’
那天杨好清理好自己又清理好屋子,他实在是没劲把睡得死沉的霍道夫给拎回卧室,不过还好沙发够大,他陪着霍道夫窝在沙发准备睡一宿。
结果谁知道霍道夫醒了,在他耳边轻轻的跟他说辛苦了,耳边的热气让杨好抖了一下,装睡失败,于是他们顺理成章的来了次沙发play。
事后杨好愤怒指责霍道夫变态,霍道夫又是一根事后烟,脸不红心不跳的甩锅给新月饭店的酒劲太大让人神志不清。
杨好就这么盯着霍道夫,满脸写着‘霍道夫你可要点脸吧!’

没错,这就是去年他们的中秋节,一想起来,杨好痛心疾首。
这叫过节????
杨好正痛苦的回忆着,他家先生来电话了,杨好真怕霍道夫一开口就是一句几点几点来新月饭店,去年霍道夫还能一口一个孩子小来替他挡酒,今年杨经理闯出了些名头,怕不是自己也得喝。
一想到这儿,杨好都快心肌梗塞了。
中秋节就是要团圆嘛,他们九门见面都恨不得直接拔刀的,有什么可团圆的?
明知道是个仪式,可是杨好还是忍不住吐糟。

霍道夫知道杨好不愿意去,也知道杨好并不喜欢新月饭店,所以他把聚会给推了,这把杨好感动够呛并且在霍道夫提出要沙发play的奖励的时候一口回绝。
两个人窝在家里看中秋晚会,越看越没劲,于是霍道夫提议要不然咱们还是沙发play吧,杨好一个沙发靠枕砸过去表示霍道夫你去死吧!










评论(7)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