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Hypnotic(1)

不虐,一点也不虐,甜的,掉牙的那种!

全文主题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没错,不需要。

————
“真的不跟我走啊?”
杨好其实挺明白的,霍道夫就是利用他而已,虽然在古潼京的那些回护看上去确确实实煞有其事。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霍道夫没有强迫他什么,亲自开车送到了他家大门口,不咸不淡的撂下一句“想通了,随时来找我”,这让杨好以为自己的那句“谢谢霍先生照顾”大概就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点交集。

如果奶奶没有去世,那么这肯定就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点交集了。

本来大白天紧闭的家门就让杨好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不做多想推门而入之后奶奶的遗像才是晴天霹雳,一下子从有意识变成懵懂的状态,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眼泪都不存在。
杨好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反正他没有意识,知道他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在古潼京听习惯了的声音跟他轻轻的说“节哀”

杨好回头去看不知道是没走还是又因为什么折返回来的霍道夫,他一出了古潼京就恢复成了那副海归精英的样子,从上到下,精致的一丝不苟,不管是西装还是眼镜或者是皮鞋都明晃晃的昭示着天选之子的身份。

“你懂什么?”
杨好把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挥开。
对啊,他们这些无忧无虑,有钱有势,随随便便就可以拉过一个人来进行死亡威胁也不用担心担任何责任的人,向来不把其他人的感受放在眼里,更不要提感同身受了,能懂什么?
被无辜当做发火对象的霍道夫沉默的看了看杨好,没有跟他一起发火,只是转身退出了杨好的家。

等霍道夫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个塑料袋,两袋子的啤酒,那时的杨好坐在地上两只眼睛哭的通红,他正抱着灵堂的桌子腿,已图取得些心理上的暖。
他盯着霍道夫走进来,席地坐在他对面,开啤酒,递给他,然后给自己也开了一瓶,最后摘下藏着刀的眼镜就往地上一放,悠悠的开口。

“我从小父母双亡…”

杨好就那么听着,渐渐的被霍道夫讲的故事所吸引。
惨…
真惨…
本来霍道夫口才就极好,为了烘托气氛他还讲了不少的细节,关于重女轻男的霍家,关于流浪时的德国。
霍道夫讲的平静,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杨好听的难受,一边在脑海里跟着霍道夫讲的情节构建场景,一边又想起奶奶,酒精同时在起作用,要不是还记着眼前这人是霍道夫,杨好就要忍不住爬过去跟他抱团取暖好好的哭一场了。
哭一场得多痛快啊。

故事似乎是讲的差不多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不过这话我可没跟别人说过。”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这个时候,只有比惨能让你好受点。”

杨好听了之后,抱着桌子腿的胳膊更加用力。
杨好不敢主动爬过去抱霍道夫,虽然他想这样做,可是不管是因为整个古潼京之行积攒下来的害怕还是因为刚才没有理由的迁怒都让他不敢。
霍道夫不在意这些,他可以主动过去把杨好圈进怀里,带着温度的人体取暖效果自然比桌子腿强的多。
安全感。
一种可以哭出来的安全感。
有了故事有了酒,霍道夫一直等杨好从抽泣到大哭到哭的筋疲力尽,这一番折腾完,他才再开口。

“跟我走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杨好是没有选择又心甘情愿的跟霍道夫走的。
本来以为游戏一场的古潼京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再回来奶奶也没了,兄弟也没了。
他看着霍道夫收拾了地上狼藉的酒瓶,又看着他给奶奶的遗像鞠了一躬,然后跟着他离开了自己曾经的家。

两个人都喝了酒,车没有开,杨好也不认路,只知道茫然的跟在霍道夫身后走过一个又一个路灯,最后走到了他未来的归宿。






评论(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