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一个问题


不虐!谈恋爱多好!

有黑苏,一句话邪簇

————
陪着苏万在院里撸串的本应该是自己。
黑瞎子看着自己院子里喝的东倒西歪在那里掏心掏肺勾肩搭背的苏万和杨好,悲从中来。
本来今天苏万拿回来一张成绩颇为喜人的考试卷之后,一顿痛痛快快的撸串喝酒然后……咳咳咳,可惜作为奖励的双人撸串还没有进行,杨好倒扣着帽子一身酒味就进来了,苏万一声好哥,眼睛都亮了,黑爷感觉自己都凉了…
本来天都黑了这孩子巴巴的跑到别人家里就不合适,这霍道夫怎么教的?
在苏万把杨好从门口拉进院里的那几秒钟,黑爷想了好几个可以把杨好撵出去直接扔回锦上珠的理由,结果醉醺醺的杨好这几秒钟就跟清醒了似的,站在黑瞎子面前规规矩矩的问候了一句黑爷,又嘿嘿的笑了两声,这两个字,愣是把黑瞎子所有的理由都给顶回去了。
人家叫了一声爷,身段就得拿起来,小辈给了尊敬,就扭脸不能把人撵出去,何况苏万还看着呢,这风度还真得要,于是黑瞎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万拉着杨好开吃开喝旁若无人,自己还只能体贴的为了不打扰气氛而回屋。

这叫什么事儿啊?

自己不能撵人,只能打电话给霍道夫,让他赶紧把自家崽子带走!立刻带走!
一个电话打到锦上珠,霍道夫那边接的也挺快,听了一下简要情况,顿了一顿。
“麻烦黑爷帮我照顾杨好了,我会尽快去接他。”
电话挂了。
啥?
什么叫尽快?
你不应该是用八百里加急飙车闯红灯扣驾照12分也在所不惜的速度滚来接人吗?
我还得给你照顾?
黑爷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对霍道夫和锦上珠多了一丝仇恨…

院里两个人已经喝好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体己话。
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偏了。
“好哥,你这是偷着跑出来的啊?”
“谁是偷着跑的啊,你好哥我想去哪就去哪!”
“那霍…”
“别提他!提他就来气!”
“那…”
“那什么那!不要他了!好哥我今天正式宣布,把他甩了!”
喝的迷迷糊糊的苏万没能立刻理解出来‘甩了’两个字包含的信息量有多大,倒是这声音都震得人耳朵疼,可见其决心之大,心情之悲愤。

还好霍道夫这个尽快真的是尽快。
尽快的还特别会赶火候。
他进了门的时候,杨好正好拿一句‘把他甩了’糊了他一脸。
黑爷看他来了也从屋里出来,两个人一个杵在大门口一个杵在屋门口。那边喝迷糊了的小孩谁也没注意,畅快的聊着自己的。
“不是,为什么好哥你不要他了?”
“今天生日他都不回来!”
“好哥你也不是今天生日啊…”
“闭嘴!下个话题!”

杨好心里苦,前阵子霍道夫给他过了个生日,用从前奶奶还在的时候给他过生日的方式,杨好突然觉得霍道夫怕是拿真心对他的,感动的稀里哗啦之余把自己给卖了…
场面尴尬暂且不提,只不过事儿过了以后杨好自认很体贴的想起来霍道夫估计得几十年没过过生日这玩意儿,他去问霍道夫,人家也不跟他矫情,忘了是真忘了,还说杨好要是真想给自己过那就随便选一天吧,就当放假了。
听听,这话说的多王八蛋啊,他杨好是那么没有诚意的人吗?
霍道夫的生日也不是什么无迹可寻的事儿,虽然是外戚,但也是霍家人,族谱上写着名儿的,真想打听倒也快。
就这样,杨好卯足了劲要给霍道夫过个生日,然后霍道夫加班了…
没等到人的杨好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除了满心的委屈就是对霍道夫的无限谩骂。

“干嘛换个话题啊?继续说啊。”
杨好差点没被霍道夫突然出声的这句话给吓到桌子底下去了,不过因为喝的迷迷糊糊没坐稳,他掉凳了。
苏万看着杨好,想赶紧给拉起来,结果自己还蹲不住,被黑爷一把拉到身边扶着。
借着酒劲…好哥还是怂了。
怂,还委屈。
谁理亏啊这是,还吓唬人!
“好了,别在黑爷这儿闹了,跟我回去。”
霍道夫拉他起来,他没闹,顺势站起来,晕晕乎乎的甩开霍道夫的手,跟黑爷道了再见,自己往大门口挪。
确实,这里是黑爷的地方。
后来的杨好觉得自己当时都喝蒙了还能琢磨出来这茬真的是比以前长进太多了。

霍道夫跟黑爷道了谢,出了门又正好赶上杨好关车门,砰的一声。
这脾气耍的。
霍道夫上了车,开车,聊天。
“我有正事要办,什么时候有要紧事办不是我能决定的。”
“是,您老人家日理万机,哪有空陪我挥霍光阴,也根本不在乎…”
“我确实不在乎。”
话音刚落,同时车停在了一个杨好并不认识的黑漆漆的巷子。
“我现在只在乎怎么更好的养活我的杨经理。”
霍道夫这波求生欲极强的连环操作把杨好整的有点懵,刚才的刹车好像把他因为喝醉了而一边是面粉一边是水的大脑做了个搅拌,满是浆糊的脑袋没被撩动。
但是他看见霍道夫冲他伸手。
“礼物呢?”
“我…我没带。”
离家出走谁还带着礼物?那条杨好按照自己的审美选的领带还扔在家里可怜的蛋糕旁边呢。
“快十二点了,临时换一个吧。”
杨好听了,摸了摸身上的几个兜…他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要是送霍道夫一个二手手机,明天的太阳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
看着杨好实在不上道,霍道夫按了声喇叭,让他清醒了一点。
“你说我为什么把车停在这儿?”
“……救唔”
杨经理:救命啊,这里有变态!
霍老板:生日过得不错,体验良好。

苏万不太会喝酒,他是看着杨好心里不痛快才跟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结果看着霍道夫把人带走,一个激灵酒精上头人就睡过去了,第二天醒过来一回忆,拉着黑瞎子就想去救杨好。
“师傅,你说霍道夫不会揍好哥吧?”
看着苏万急的都抖起来了,黑爷叹了口气。
“揍肯定是会揍的,但不是你想的那种。”
“揍还能是哪种啊!?”
这事儿怎么在大白天正襟危坐的传授?
黑爷听说吴山居那边吴邪带着黎簇出门下地“玩”去了,玩完了回来就互诉衷肠了,虽然不太清楚吴邪这是什么培养感情的诡异方式,不过怎么看三边也是自己这里最天时地利人和,结果居然是霍道夫最先上了三垒走上了人生巅峰,吴邪那边也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果然还是耍流氓最有用是吗?
黑爷看着为了兄弟快急红了眼睛的苏万,拍了拍他的肩,一语双关。
“别着急,以后你就知道了。”

















评论(10)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