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霍好」生活

我的天,霍好到底是什么神仙cpヾ(●´∇`●)ノ哇~

不虐小甜饼,虐什么?谈恋爱啊!

————
【写字】
杨好在各种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大名的时候总会凝视一下再让手底下的人拿走,手下的人一般也就以为杨经理再看看文件啊合同啊是不是还有疏漏,然而,杨好还真不是这个意思。
时间倒退几年,杨好还在街头混的时候确实没有想过自己的名字还能具有挺高的效力。
杨好不喜欢学习,更不喜欢写字,他的字很小,从字上看人,感觉像小姑娘,杨好一直觉得这字一点也不好哥,不过让他坐下来练一手好书法…呵呵
某次杨好签完了字例行凝视的时候,霍道夫正好经过,他瞥了一眼,又绕到杨好的身后看了看,最后轻飘飘的给了个建议。
“你应该把字写大一点。”
杨好听了这个建议,毕竟,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没错,老人!
但是写字是门艺术,杨好懒得钻研艺术,写字没个度,每每大起来又感觉大过了。啃书法书那是要他命,于是他开始注意霍道夫是怎么写字的。
他发现人家写字多是工整娟秀的蝇头小楷,小虽然小,但是看起来不娘。
这么说写字也不是越大越好。
杨好开始用心琢磨了,但是不管写点什么都被直勾勾的盯着的霍道夫别扭啊。
“你想练字我可以回头教你。”
言下之意是明明白白的让他别在这直勾勾的盯着了。
教?一提教这个字,杨好就感觉痛不欲生,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什么毛病?
霍道夫放下笔,从记忆里简单搜索了一下杨好搞什么,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写大字?”
点头
“因为我用不着这种方式来提升自信。”
杨好觉得霍道夫说的有道理,这种学霸型开挂选手确实是不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提升…等等…
杨好突然反应了过来…霍道夫这货是不是损他呢?
杨好觉得地上的霍道夫和地下的霍道夫根本就是两个人,地下的霍道夫虽然让人害怕,但又看起来安全可靠,作为大佬中的一员,逼格可高了。地上的这位,逼格确实也高,就是有事没事就损他。
谁没自信了?!
谁靠写字了?!
杨好决定以后这破字小爷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从那以后杨经理的签字就在龙飞凤舞的大道上一路狂奔,让霍老板连影都看不着了……
杨经理签完东西就推到一边去了,手底下的人仔仔细细的辨别才在轮廓里面辨认出这是他们杨经理的大名。
“看什么?拿走啊!”

【教学】
霍道夫说过,作为他的人,没学历可以,没文化怎么行。
杨好内心里翻了个白眼,表示先生你这是为难我。
然而巧了,他霍道夫的人生信条里有一条就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对于教杨好,霍道夫确实是有心了。
只不过多数是杨好的表现导致他起的杀心。
杨好极少看到霍道夫那张脸上表露出什么非常明显的情绪,除了教学时的那种显而易见的痛心疾首,有的时候甚至是挫败感。每每如此,杨好在心里觉得是自己vs霍道夫的阶段性胜利。
杨好并不是故意捣乱,他知道霍道夫有意栽培他,然而他是真的不会,他离开知识这个词已经太久了。
不过他还是挺佩服霍道夫在教自己这件事上的锲而不舍的精神。
每天霍道夫叫杨好进书房的那一刻,两个人就开始相看两厌,整个书房被阴云笼罩,还时不时的刮风打雷,这种情况直接持续到霍道夫摘下眼镜说今天就到这吧。
虽然杨好不愿意学习,不过在他听说了黎簇和苏万愣是让吴邪和黑眼睛赶回了学校之后,他还是挺庆幸霍道夫这种亲力亲为的,于是杨好端正了一下自己的态度,虽然还是没啥成效。
霍道夫看得出来杨好并不是故意捣乱,也把杨好的努力看在眼里,不过他是个结果论者,没有成绩那就等于零。他还是个善于反思的人,杨好学不会绝对不是智商的问题,想来想去他把问题总结为两个方面。
一是家里没有学习氛围,二是知识渊博不等于教学方法适合学生。
解决办法就是学校是个好地方。
黎簇和苏万被送去了学校这事儿霍道夫是知道的,毕竟两个人打电话来给杨好诉苦的时候,杨好那噗哈哈哈哈的声音震耳欲聋绕梁三日,可见杨好也是不愿意去学校的。
只不过不愿意也得去。

“先生,我肯定跟着你好好学!”
可怜巴巴
“我教不了你。”
狠心绝情

当杨好隔着门上的小窗户看霍道夫跟班主任杨精密在教室门口进行有好交流的时候,教室里跟他勾肩搭背的黎簇和苏万爆发出的噗哈哈哈哈响彻云霄惊天动地。

做兄弟就是要整整齐齐。

【睡觉】
霍道夫睡觉贼轻,偏偏耳力又好,稍有点风吹草动就能把他弄醒。
这点愣是把杨好折磨到怀疑人生。
比如晚上偷偷躲在房间里打游戏,碰见个坑货,于是嘴里溜出来个带有攻击性的语气词,杨好觉得也没多大声,结果就把霍道夫引来了,人家特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也不敲门,拿着钥匙就开杨好房间的门,杨好真的很想抗议这是不尊重他的隐私权,隐私权!结果霍道夫进来就瞥了一眼,抬手就把游戏设备拆了拆给拎走了,临走给他留了句好好休息。杨好傻逼兮兮的看着他,目送他离开,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抢劫,抢劫!
慢慢的,杨好感觉有个风吹草动就能把这位大佬引过来,导致他啥也不敢干。
没有自由,没有光明,没有前途,没有希望。
杨好坐在窗台上,吧嗒一声打开打火机,点了一只烟,吐了一个烟圈,感觉自己有格调极了。
他真的没想过这都能把霍道夫引过来,霍道夫开门就看见杨好坐在窗台抽烟,尼古丁的作用下向他看过来的眼神有点呆滞,他把这种呆滞理解为不开心。
杨好感觉自己满头黑线,要不是胆不够,他真想跳起来指着霍道夫的鼻子质问他,怎么着,给他打个工连逼都不能装了吗????
霍道夫走过去把他兜里的烟和打火机没收,没管他叼着的那根。
“晚上少抽烟。”
说着还伸手揉吧了一把杨好的头发,揉完就走了,虽然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杨好就是觉得不对。
后来霍道夫再也没有在晚上大驾光临杨好的房间。
杨好觉得自己突然get到了霍道夫的温柔???
杨好一到晚上,躺在床上,翻身都得寻思寻思。只不过半夜来的电话并不在他考虑到了的范围之内,大声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的那一刻杨好寒毛都竖起来了,脑子里霍道夫被惊醒的画面都蹦出来了。
明个他要是有黑眼圈,老子弄死这个打电话的!

【喝酒】
“你怎么在我床上!!!!”
杨好一早醒过来,糊糊迷迷的看到了身边的人,瞬间清醒,蹭的一声就坐起来了。
“是杨经理点的我啊。”
比起杨好杀猪般的嚎叫,对方半眯着眼似醒非醒。
杨好想吐血,他隐约想起来了什么…
他喝酒喝成了皮皮虾,指着霍道夫,非常豪迈的包了下来。
他非常成熟又se情的挑起来对方的下巴,啃完了嘴角又去啃喉结。
他半解半扯的脱下了对方的衣服然后到处点火,中间好像还拧了两把。
然后…
腰疼,后面也疼。
“杨经理不会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看杨好窘迫的不说话,霍道夫接着说。
“我还以为像杨经理这样的人不会穿上裤子就不认人,翻脸就不认账了呢。”
杨好瞪着他,心里苦,说的跟自己始乱终弃似的?这人欠一顿社会主义毒打吧?要不是考虑到自己和对方的武力值实在还存在着一些距离,杨好就动手了。
“谁…谁不认账了!”
“既然认账,那就付账吧。”
那个啥,包霍道夫一晚多少钱?
杨好懵逼兮兮的开始算自己的工资,他以前没算过,因为霍道夫给他的东西挺乱的,什么股息红利也不会算,他只知道给的挺多,够用。
看着这小崽子都开始掰手指头算账了,霍道夫脑壳疼。
“算明白了吗?”
算不明白,风萧萧兮易水寒,杨好一梗脖子。
“你开个价吧!”
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霍道夫慢悠悠的坐起来,把略微僵硬的杨好揽过来,在少年慌乱的注视下,在少年鼻尖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期待杨经理下次光临。”
看了看杨好红了的脸和耳尖,霍道夫心满意足的下床洗漱,至于杨好什么时候缓过神来都可以,反正今天给他放假了。

霍先生表示:小崽子我还能撩不动你?















评论(18)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