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山紫】两个世界

我…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写小甜饼了

不太清楚能不能这样打tag,嗯…不合适的话就删掉

这篇情节,有点魔幻

幼儿园文笔

————
【穿越】
后脑勺被人呼了一巴掌,他如梦初醒的看了看眼前的阵势。
一群如狼似虎的犯罪分子…
一个蹲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却哭到梨花带雨的,身为女友,名叫邱莹莹的她…
眼看着这就是一出身已许国,再难许卿的为了使命而被迫离散的狗血剧情…
此刻他叫余罪,余罪的身体,张一山的魂…

【简练】
都说他余罪演的好,然而他真不是余罪本罪,他不是警校出身,也不会卧底工作…
他深吸了一口气,粗浅的算了算,感觉自己活不过第三集。
再加上不是一个电视剧都能出现的这位姑奶奶。
所有的一切都总结起来,就仨字:脑壳疼

【原因】
为啥是余罪啊???
他想起来了。
她接受采访的时候…
“喜欢…他演的角色,那…余罪吧。”

【怂】
确实是怂
犯罪分子他怕,小姑奶奶他也怕。

【生活】
一把推开邱莹莹,他开始极度紧张的飙演技。
声色俱厉,狠心绝情。
这么说吧,演《柒个我》的时候精分可没这么费劲。
他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把人骂走了。
于是他松了一口气。

【大实话】
“女人如衣服嘛”
还搭上了两声干笑。

没错,干笑是真的。
可真了。

【失败】
他后悔了,他后悔拍余罪了。
他跑出来的时候腿都是软的,当然,如果有幸…不…有命跟她吹这个,他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腿软了的。
盖世英雄的角色该塑造还是要塑造的。
这个世界里,他只认识有着革命友谊的同事们,还有就是跟他之间充满着敌我矛盾的犯罪分子们。
啊,对了,还有一个邱莹莹。
她。
跑着跑着,他想起来了。

【尴尬】
昏暗的郊区,逃亡的人,最后的念想,颤抖的手。
他是演员他清楚,这情节放在哪个剧都得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多浪漫啊!
然而此时除了确实存在的恐惧,还剩下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尴尬。
邱莹莹电话号码是多少啊???

【碰运气】
邱莹莹的电话,他不知道。
邱莹莹的扮演者的电话,他说梦话都能倒着背出来。
所以死马当活马医大概就是此情此景了。
首先,谢天谢地不是空号。
其次…
“喂?谁啊?”

【结局】
枪响了

【两个世界之一】
余罪醒过来是在病房里,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像天罗地网似的把他困在中间。
他隐约还记得有一个并不是他的人把他的任务搞砸了。
那哥们不知道哪来的,根本就不像是接受过训练的,整个就一善良勇敢的人民群众临危受命卧薪尝胆犯了一堆低级错误最后还差点捐躯。
捐他余罪的躯…
刚一睁眼,一声带着尖锐的女高音就响起来了。
“你醒啦!”
余罪猛然想起来那哥们还替自己跟自己的小姑奶奶分了个手。

【两个世界之二】
张一山醒过来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的手腕疼,努力的让眼前清晰一些,看到杨紫眼睛还是红的,眼泪把妆给花的不成样子,嘴里咬着自己的手腕。惊讶的看着自己,好像以为自己真的是被她咬醒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一个大包,还挺疼,大概是摔出来的吧。
他摸了摸杨紫的头顶。
“哭嘛呢?这点出息。”
根据本次事件,他想了想,虽然自己向来拿她没什么办法,不过规劝还是可以尝试的。
他把她揽得离自己更近一些。
“我跟你说件事。”
她这次真是被吓着了,愣愣的点头,生怕自己声音或者动作大了,让他又像刚才一样突然倒在地上怎么也叫不醒。
只能用咬的…
她难得在他身边这样乖,好像他说什么她都会听话。
气氛烘到这了。
于是他很认真的跟她说。

【注孤生】
“以后,喜欢崔皓月好吗?”
“啊?”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