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筠

落花满天蔽月光

【秦唐】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本咸鱼不想写简介

————
对于秦风来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这等死亡将我们分开再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中国到泰国的距离,这只一趟飞机就能突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二十岁小鲜肉和三十二岁中年大叔的距离,忘年恋怎么了不服憋着,不然小心完美的犯罪啊。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crimaster入门九十九道题和世界第二的距离,你来跟我当第二或者大不了老子不玩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结婚的前一个晚上,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美其名曰去开单身派对就这么跑了,还带着一群狐朋狗友。

过了三条街的那个酒吧不远,打车32分钟妥妥就到了。酒吧后巷的狂欢宾馆也不难找,5分钟找到真的不能再多了。
可是秦风犹豫了,他该去么?
花了十几年培养出的观察力就这样和小唐的隐私站在了对立面。
Q野田昊宋义坤泰都是潜在情敌,阿香陈英都是小唐曾中意的对象,再加上kiko这个搞事狂魔。
在小唐还不属于自己的这最后一刻,今天晚上发生什么都不稀奇。
怎么就不稀奇了!
看看坤泰宋义日常对小唐的搂搂抱抱,野田昊Q的虎视眈眈,阿香陈英的潜在威胁。
秦风觉得自己处在被绿的边缘。
那点少的可怜的安全感不自觉的把所有的人放在对立面。
当然,理智说这样是不行的。
自己求助kiko思诺放走宋义的时候,小唐也没有说什么嘛。
没人喜欢时刻光溜溜的,即使是在伴侣面前。
秉着之前的冲动连衣服都换好了的秦风穿着风衣就倒在了沙发上,装死。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结婚自然是不太好,但是自然入睡的可能性只能是等于零了。

所谓的狂欢单身夜就是所有人喝得像汪一样在凌晨三点用一种疑似拆迁的气势回来。
秦风躺在沙发上都能感到整栋楼都在震动,他们明天一定会在一个大喜的日子里被其他住户投诉的。
“没事,姐罩你们,我这就去把物业黑了去。”
说完kiko用最后一丝神智直接照准了陈英的方向摔了过去,窝在陈英怀里,别说黑物业,她连显示器是什么可能都不知道了。
宋义和坤泰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认了失散多年的亲戚正在排辈分呢。
Q和野田昊大眼瞪小眼,似乎在玩一个叫做‘我们都是木头人’的游戏。
阿香一进门坐在地上靠着大衣柜直接就睡着了。
宾客已经喝狗带了,秦风搂着一进门就摸索着滚进自己怀里的小唐,他寻思着当初在泰国小唐下药把他撂倒了之后自己是不是也这形象。
心有余悸。

小唐已经喝懵了,翻着白眼确认了一下自己靠着的确实是老秦,然后砸吧砸吧嘴,安心的睡着了。因为太过困倦留下的生理泪水直接往老秦的衣袖上蹭了蹭。
因为生无可恋根本就没把风衣脱下去就倒在沙发装死的老秦知道自己的风衣肯定跟小唐的一样被压的都是褶子。
看着自己和小唐的风衣。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所有人是被物业大哥叫醒的,原因是其他住户投诉。
当物业大哥礼貌的问这一群明显脑子还不是特别清晰的人哪位是秦风先生的时候,他们似乎一下子都醒了。
无辜的物业大哥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唤醒了一群什么样的大佬。
当这几个人四下一看秦风和唐仁已经都不见了,大衣柜贴着一个便条的时候。
「蜜月旅行,各位勿念。」
“他俩跑了!”
“找!”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大概就是结婚当天宾客到场,两个新郎跑了。

评论(4)

热度(94)